广州歌剧院,“水落石出”的曼妙

2018-02-27 10:04:54 6
广州歌剧院,“水落石出”的曼妙 广州歌剧院位于新城市中轴线与珠江北岸交汇处的西侧,是一座个性鲜明,功能齐全的艺术殿堂。总占地面积4.3万平方米,建筑面积7.07万平方米。是继北京国家大剧院、上海大剧院之后的全国第三大歌剧院。

整座建筑地面以上高度为43.1米,地下为负18米,地上7层,地下4层。

广州歌剧院外部形态犹如一座平缓的山丘上放置的大小不同的两块“砾石”。“大石头”为1800座的歌剧场及其配套设备用房、剧务用房、演出用房、行政用房、录音棚及排练厅;“小石头”为400座的多功能厅及西餐厅。南部的“草坡”是公共配套设施用房,包括咖啡厅、售票中心和表演艺术研究交流部等。地下室用作停车库、设备用房、部分化妆间及舞台机械设备的台仓。为保证“双砾”和景观的整体效果,本项目的空调冷却塔设在地下室,隐藏于地面的绿化带中。位于两块“石头”和“山丘”之间的首层部分为架空层,与相邻的水面和草坡共同构成一个可供公众开展文化艺术活动的开放空间。

设计理念“是谁驱石到江心,天为羊城镇古会”,诗中说的是屹立珠江中的海珠石。传说中的海珠石是广州的镇城之石。

英国扎哈·哈迪德建筑师事务所的方案构思为“圆润双砾”,立意来自于海珠石的传说,寓意一对被珠江水冲刷形成的“砾石”,生根于动感十足的城市空间。起伏流畅的线条、引人入胜的轮廓与珠江水交相辉映,充满了生命活力和浪漫激情。

建筑师通过类比的手法把主体建筑设计与环境景观设计关联起来,以产生一种嵌入性。将景观元素渗透到建筑形体和建筑空间当中,以动态的建筑空间和形式、模糊边界的手法形成功能交织,并使之有机相连,从而实现空间的持续变化和形态交集。将建筑的内部、外部直至城市空间看作是城市意象的不同但连续的片段,通过刻意的切割与联接,使建筑物和城市景观融合共生。

设计篇 

a

扎哈·哈迪德(zahahadid)英国人,1950年出生于巴格达。2004年普利兹克建筑奖获奖者,是该奖项创立25年以来的第一位获得大奖的女性,也是最年轻的获奖者。主要作品:德国的维特拉(vitra)消防站和位于莱茵河畔威尔城(weilamrhein)的州园艺展览馆(1993/1999),英国伦敦格林威治千年穹隆上的头部环状带(1999),法国斯特拉斯堡的电车站和停车场(2001),奥地利因斯布鲁克的滑雪台(2002),以及美国辛辛那提的当代艺术中心(2003)。
扎哈·哈迪德,从图纸建筑师到解构主义大师

从上世纪末开始,越来越多的国外建筑师开始踏上中国这片东方的土地,这个宽广而自由的设计舞台。

作为一个崇尚新鲜事物的建筑师,来自英国的建筑设计师扎哈·哈迪德,同样对中国及珠三角感兴趣,随着广州歌剧院项目的成功中标,开启了她在中国的设计之路。与中国的渊源

学生时代的扎哈,曾经到过中国,到过北京,那时,她对中国文化就有了强烈的好奇心,喜爱油画的扎哈,欣喜地发现,中国有许多绘画材料,在其他地方是买不到的,而且,她对中国的京剧也觉得非常的好奇。直至2000年的广州歌剧院的国际招标,她又重新真正了解和接触中国和珠三角的文化。

2000年,珠江新城的全面开发,扎哈事务所、大都会建筑事务所、蓝天组建筑师事务所等都对广州新城市中轴线的建设有了很大的兴趣。而广州歌剧院是一个技术难度大的项目,又是位于广州这个历史悠久的南方城市,因此吸引了众多的国外建筑师。

作为广州歌剧院的项目建筑师,simon在1995年就进入扎哈的事务所上班,那时,扎哈的事务所只有15人左右,而且她的事务所,大多只是做方案性和概念性的方案,由于建造难度过大,实施的不多。为此,她被称为“图纸建筑师”。但扎哈的理念超前,却吸引着许多像simon这样的年轻人。“我崇拜她的勤奋、她对工作的完全投入,她年轻的心态。即使现在25年过去了,她的心态依然还是那么年轻,她的理想从不被岁月所淹没和磨平。”

地理性词语表述建筑

思想超前的扎哈,方案的做法也非常超前。他们在进行广州歌剧院的招标时,首先了解了歌剧院周边的地形,对现场的位置进行了深入的了解。“我们想象了歌剧院所辐射的范围,歌剧院的东面和西面,比较开阔,因此我们构思,建立一座环绕性很强的建筑,是完全开放的,在珠江新城,从各个方向都可以进入歌剧院。”simon说,他们的构思,首先歌剧院是一个开放式的建筑,让不去听歌剧的人们也能进入歌剧院。在现有的地形情况下,他们设想了利用周边的景观,做了两块石头,本意为珠江将两块石头冲上了岸边,然后被沙固定在歌剧院的位置,因此,歌剧院的建筑形体就设计成了两块石头。扎哈的风格是与地理非常相符的,她的方案中,也经常用地理性的语言来表述。如在方案中,经常用到的破裂、摩擦等,门,用人流的通透来表达;窗,用光线的通透来表达;墙的表达,用斜墙、斜柱等等,她善于用形象的而理性的语言来表达冰冷的建筑。她认为这样才能带动大家的心,随着方案去了解项目。

建筑理念:浮起来的建筑

广州歌剧院的造型独特,而且歌剧院里,每一条柱子、每一块立面都完全不同,这就是扎哈的风格。“我们的理念是浮起来的建筑。下面通透。”既然要通透,那么通透的空间,在实施时,就用斜的或不同的建造方法进行表达。她的设计有动感,元素性非常强,讲究与主体建筑的延续性。

扎哈在设计歌剧院时,带来了一种新的理念,那就是她希望可以带动市民与文化的一种互动的参与,希望功能的建设能带动市民与文化的近距离接触。这种理念与城市是融合在一起的。

扎哈事务所在做歌剧院的方案时,用草做了许多模型,将理念表现出来。这也是扎哈的不同于建筑界的风格,她自己经常用油画来表达她所要设计的建筑。

一个不简单的女人

刚进入扎哈事务所时,simon对老板的印象是,她有超前的思维,她的理念与现实是不同,是投入极端的榜样。她以一个女性的身份推动着一个非凡的理想。她教导我们,最容易的方法不是用最好的方法来做事。你越面对困难,就越有难度,“满足感是有机会超越任何困难的”。她培养出来的学生,绝不是机器,而是要自由发挥。“我们事务所做的项目难度都比较大,有些看起来并不是很复杂,但越是简单的东西越难做。”

扎哈是以严格出名的建筑师,在她的手下干活,挨骂成了常事。她常常会因为不满意而骂人。甚至辛辛苦苦做出来的模型,她不满意,就会把模型砸烂。simon却认为,这是因为扎哈要求员工对事业要有高度的责任感和事业心,出品一定要有水平。“她带领我们画很多草图,其他人想不到的,她都能想到,她是概念性的天才。”她也会以一个合作者的身份,与员工探讨。

这位严格的老板,在员工加班时,她也会与员工们捱夜。她对时尚、艺术、文化方面也有许多话题。simon这样描述扎哈:她其实是两个人,一个在前面带你,但同时又在后面推你,给压力给我们,要求个个都要有事业心。

在simon的眼里,老板“是一个不简单的女人。在英国这么一个保守的国家,扎哈能独创一种风格,非常不容易。”扎哈的设计以大胆的造型出名,也被称为建筑界的“解构主义大师”。虽然扎哈在早期的作品,以图纸居多,很多是没有实现的,但自从1994年在德国设计了科学馆后,人们开始接受了她。2003年她设计了美国辛辛那提的当代艺术中心,这标志着她的事业又上了一个台阶。她还在香港理工大学设计了创新楼。而在本土英国,目前扎哈有了第一个项目,那就是2012年奥运会游泳馆。

目前,扎哈在中国,已经有很多项目与她接触过,也开始有一些项目在进行中。

b

扎哈成功竞得广州歌剧院的项目后,在华南地区选择了广州珠江外资建筑设计院(下称“珠江院”)为合作伙伴。业内人士曾说,这个方案是不太可能实现的。但是作为合作伙伴的珠江外资建筑设计院却在以后的合作中,将扎哈的设计一步步地变成了现实,当两块砾石平静地傲立于珠江边,个中的辛苦只有他们才能体会得到。

从不可能变成现实
———访广州珠江外资建筑设计院院长黄捷

记者:被选为中方唯一的合作伙伴,是预料之中的事情吗?

黄捷:珠江院已经具备了观演建筑的设计及建设等各方面的经验,也组成了包括舞台、灯光、音响、隔声、降噪等国内外顶级的设计团队,是一个成熟的设计团队。

2004年8月,当扎哈在华南区找合作伙伴时,他们了解到只有珠江院有设计歌剧院的经验,当时我们正在做武汉琴台大剧院的设计,我们拿了大量的图纸给扎哈事务所的工作人员看,让事务所的人了解珠江院的实力,最后,扎哈选择了珠江院。他们认为,珠江院在国际竞赛中,夺得了武汉琴台大剧院的设计权,说明我们一定有这方面的实力。

记者:施工的难度是不是比预计的困难得多?

黄捷:观演建筑被称为设计行业的重工业,机械等非常复杂,不是一般建筑所具有的。它的功能独特,专业繁多,技术复杂。

作为唯一的中国境内合作者,珠江院负责了所有专业的技术支持,把方案深化完善成每一套可供施工的技术图纸,实现其可实施性。与以往境外公司的合作不同,此项目没有邀请境外的顾问公司,此项目从方案深化到各专业的配置,都是珠江院来完成。

记者:你们是如何将哈扎超现实的想法变成了现实?

黄捷:扎哈事务所具有在造型、效果、空间设计方面的长处,他们开放并且多元化设计手法和表达方式带来了很多启示,他们注重建筑造型的整体性,强调空间的流动感,偏重于简化细部处理以减少视觉负担,以统一简明的色调与质感来体现空间的复杂性以及建筑自身的结构美,通过不同的空间体验来感受艺术殿堂的独特魅力。

在合作中,珠江院保证原创设计效果,耐心研究实施方案,然后在技术方面,发挥珠江院的长处,让方案得到提升和实现,形成了互补型的合作伙伴。从方案深化,初步设计,施工图设计到驻场办公、配合解决现场问题,几乎每个设计细节,珠江院跟扎哈·哈迪德建筑师事务所都能最后达成共识,完美地解决了实施过程中的技术难题。

我常对员工说:关键是要用心去做,不可能就会变成现实。

c

结构,对传统的颠覆

作为被称为“图纸建筑师”的扎哈,不论在设计建筑上,还是在设计家具上,都会引起业内的很大反响,她超前、独特的思维造就了她成为“解构主义大师”。在广州歌剧院的设计中,大胆的跨度,空间的不规则性,带给人们一种全新的空间体验。负责此项目结构设计的广州珠江外资建筑设计院黄泰贇博士说,这种结构完全是反传统的。如果在十年前,这个项目是不可能实施的。

记者:黄博士,广州歌剧院的异型结构,据说带来了许多挑战?

黄:广州歌剧院的结构独特,完全是对传统结构的一种颠覆。歌剧院的结构是无序的、不规则的,很难用结构去完善和运用。柱子和剪力墙都是斜的,墙也是扭的,使结构实施起来非常困难。

由于造型独特,属于异型结构,没有任何现成的实例可以参考,也没有规范标准。节点、界面、曲面等,对于设计和施工,都带来了极大的挑战。

记者:扎哈所设计的这种类型,属于什么结构形式?

黄:歌剧院的结构堪称一种新型结构的创新,由于没有先例,我们将此结构总结为空间折板式三向斜交单层网络结构。此结构与各层水平楼盖完全脱离,独立支承整个建筑的屋盖和幕墙体系。

记者:歌剧院的结构构型也非常特别。

黄:歌剧院钢结构由64个空间倾斜的三角形或四边形拼命组成,与建筑型体的组成面一一对应,结构面与建筑完成面的距离为500mm。相邻两个平面间夹角最小为79°、最大为177.5°,面与面相交形成104条空间棱线,棱线相交形成41个空间角点。棱线上布置杆件形成所谓的“主梁”。从杆件的布置看,由于其形体是由空间面不规则组合而成的,使其没有常规网壳结构的强大几何刚度,工作机理主要是杆件间与折面间相互性约束形成钢架承受荷载作用,其力学特性与常规的单层网壳结构是截然不同的。

记者:在看台的布局上,有一个12米的挑台,整个看台的布置时高低起伏的,流动性非常强,对于结构来说,是否非常难?

黄:在主体结构中,受力非常复杂。1、2楼之间的挑台有12米,是悬臂12米,施工时,既要保证其承载力,又要考虑其舒适性。

12米的挑台,用钢骨梁来做,混凝土里面藏盖一个钢骨,保证刚度的承载力。如果全部用钢的话,阻尼不够,舒适性不足,人多时,挑台会产生轻微的颤动;如果全部用混凝土,承载力又不够。为了达到设计要求,采用了混凝土和钢的结合,混凝土的阻尼较大,两个相加,就解决了承载力和舒适性的问题。

记者:广州歌剧院最大的难点是什么?

黄:主梁相交的节点是本工程最大的难点:节点处相交的杆件最少6根,最多达到10根;杆件空间以任意角度相交,夹角最小仅10°;由于杆件截面较大导致杆件搭接的范围很大。

建筑效果要求幕墙对节点进行双曲面倒角,节点必须相应地进行倒角以保证幕墙体系的设置空间。常规的焊接节点很难满足设计要求,一方面由于节点造型奇异而难以实现,节点内的加劲肋无法施焊,另一方面由于焊缝的大量密集造成力学性能上的缺陷无法避免,最终采用了铸钢节点解决了这一难题。 施工与材料

a

清水双砾,天然去雕饰
———广州歌剧院清水饰面混凝土施工纪实

扎哈·哈迪德这次不是“纸上谈兵”。几年前,扎哈·哈迪德拿出广州歌剧院这个设计的时候,引起了人们的惊叹,但更多的,是疑虑和担心。单从效果图来看,这座建筑有上百个面,每个面都以不同的角度相互连接,很多专业人士都无法找出它的结构规律。真把设计思想由图纸变成现实,也许在7年前,扎哈·哈迪德也并不十分确定。想想看,整个建筑由59个转角,64个三角面、158条棱线组成,倾斜交错!总共69个节点中,没有一个是一样的,没有一处是对称的,没有一个节点是相同的,谁说这不是世界上结构最复杂的歌剧院呢?工程总包单位———中国建筑第三工程局有限公司(下称“中建三局”)土建部负责人陈代光总结说:“它的工程建筑难度,比起‘鸟巢’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混凝土成主角

砾石的造型,灰黑的色调,跌宕起伏的“沙丘”地形,玻璃、花岗岩、混凝土等主材……使整个建筑呈现出一种自然、粗野的质感。此外,扎哈·哈迪德试图通过刻意地切割与联接,使室内与室外、建筑与景观之间,形成一种融合共生的关系,仿佛是城市意象的不同但连续的片段。
扎哈·哈迪德的这种设计思想,真是疯狂。尤其让室内延续整个建筑的风格,这对国内的建筑施工队伍来说,绝对是个不小的挑战。如何才能让建筑内外浑然一体呢?施工方中建三局把焦点放在了混凝土上。当时,清水饰面混凝土施工刚刚在国内兴起,只有北京联想总部大楼等少数建筑小面积尝试过。这种施工工法十分有特色:清水混凝土是一次成型,不做任何外装饰,直接采用现浇混凝土的自然色作为饰面,要求混凝土表面平整光滑,色泽均匀,无碰损和污染,对拉螺栓及施工缝的设置应整齐美观,且不允许出现普通混凝土的质量通病。

在广州歌剧院的内部和外部空间,都使用混凝土,建筑风格会变得多样而统一。可是,新的难题又摆在施工方面前———北京联想总部大楼是垂直规矩的四面墙体,而广州歌剧院纯粹是一个非几何形体设计,钢结构倾斜扭曲之处比比皆是,幕墙上的花岗岩、玻璃没有一块是重复的,就算是玻璃,也分了单曲、双曲、转角等好几种规格。可想而知,整个建筑的内部空间该是怎样的“乾坤”!如此“怪”的异型建筑,如此大的工程体量,采用一种尚无国家验收标准的新工艺———清水饰面混凝土施工,真有些令人不可思议!牺牲40根“样柱”

走进广州歌剧院的售票厅、咖啡厅……最惹人注目的便是那100多条优雅的斜柱。那均匀的色泽、光滑的肌理,很容易使人产生一种错觉,以为这是石材的效果。实际上,这些柱子全部由混凝土浇铸而成,用的就是清水饰面混凝土的施工技法。提及这些斜柱的诞生,陈代光记忆深刻:最初,中建三局精挑细选出两名技术工人,按1∶1做出一根“样板”柱,表面光滑平整,色泽均匀,效果非常好。可到了真正“打”柱子的时候,陈代光却傻了眼:柱子全是倾斜的,一浇注混凝土,气泡直向下冲,出现蜂窝状的气泡孔,很不美观。再加上工人的技术水平参差不齐,斜柱的质量更难以保证。怎么办?———打掉重做!陈代光坦陈:“我们打掉了40根柱子!”他与工人们一起,进行反复试验。首先,是对原料把关,要求混凝土厂家用矿粉代替粉煤灰,并从同一座矿山拉料,以便减少色差。为了保证混凝土在浇筑过程中不离析,还要求它有足够的粘聚性,在泵送过程中不泌水、不离析。其次是模板设计。两位设计师用了1个月时间,通过电脑排版,确定模板分割配置,逐块编号。广州歌剧院工程多用阴阳角模板,为确保构件成型的棱角方正、大小面顺直、接头规整,还须计算模板的支撑及对拉螺杆设置,保证模板的良好刚度和拼接严密。制模的工程更为浩大。繁忙时,光是木工就调集了80多名。同时,钢筋的翻样、制作、绑扎也是一大难点:每一根竖向结构的插筋,都基本代表该结构的轴线,不允许裸露在外,以防生锈。模板做好了,钢筋扎好了,清理起来可不简单。陈代光告诉记者,模板上的灰尘杂质,不能用吸尘器,也不能用水冲,只能依靠工人一点一点用抹布擦干净。当时,50~60个工人,整整干了一天一夜,才把所有模板清理干净。分层浇捣窍门多混凝土浇注是整个流程的核心与重点。“分层浇捣、严密控制”这8个字是陈代光的经验之谈。“分层浇捣”,是指混凝土浇筑时,采用标尺杆控制分层厚度,分层下料、分层振捣。每层混凝土浇筑厚度要严格控制在40厘米以内,振捣时注意快插慢抽,并使振捣棒在振捣过程中上下略有抽动,上下混凝土振动均匀,使混凝土中的气泡充分上浮消散。这项技术,不单考工人拿捏分寸的水平,对振捣棒的尺寸也有些讲究。陈代光介绍,他们先用直径50毫米的振捣棒,可发现使用起来,分层不够细致,因此,他们很快改用直径30毫米的振捣棒,虽然振捣时间较长,但分层效果十分理想。功夫不负有心人,尽管过程艰难,但清水饰面混凝土的施工工艺,在广州歌剧院项目大获成功,取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虽然清水混凝土造价比普通混凝土造价提高了近20%,但清水混凝土以混凝土自然色饰面,不必另外做装饰面层,在建筑装饰材料上可节省成本,总体来说,仍能节省成本10%以上;同时因不必装修,工期也节省近20%,经济效益十分明显。目前,中建三局已申报工法。这一工艺势必给国内建筑业带来一次有益的革新。

严密控制施工现场,则是中建三局广州歌剧院工程决胜的关键。而这一控制,又紧紧围绕“人”展开。记者了解到,在混凝土浇铸中,前期他们多番调集工人试验,并最终从中精挑细选出4位技术过硬、经验丰富的师傅,专门“打”柱子,从而确保了斜柱的整体质量。制模、扎钢筋时,他们把所有工艺流程制作成直观形象的幻灯片,时常组织工人观看学习。进入成品保护期后,他们每天开工前都要开会,跟工人交代意图,还要求工人用泡沫塑料、三合板等将成品套起来……陈代光说:“广州歌剧院这样浩大的工程,哪怕一个层面出了问题,都是了不得的大事,因此它不是单靠某一个人的力量能完成的,只有依靠团队作战,才可能出奇制胜。”

广州歌剧院,这个曾被认为是世界上施工难度最高的建筑如今已被珠江水冲刷得玲珑剔透,成为广州新的文化地标。当你身处其中,被精彩节目感染的时候,我们相信,你也会被建筑本身感动:在过去的五年多,一批又一批建设者在这里倾注了无数心血,洒下了无数汗水,付出了他们的智慧与劳动———这足以让我们每个人肃然起敬。



小台面大品牌 
广州歌剧院追求完美面材” 

在公共场所,要保持台面的干净与整洁,往往很难实现。尤其是演出场所,人多而杂,也许一不留神,就可能将咖啡渍洒上桌面,将口红印染上梳妆台面……清洁人员事后常要花不少力气搞清洁,时间一长污渍还会渗进台面,留下难看的印记。可是,在新落成的广州歌剧院,无论你是在咖啡厅、化妆间、售票厅还是旋转楼梯,都可能不必担心这个问题:设计师选用了一种新型材料———三星星容实体面材,它由底至面实心一体,无毛细孔,因此不会藏污纳垢,不但容易清洗,而且历久常新。 

所谓实体面材,实际上是一种人工合成的材料,外观上很像大理石,有石材的纹理与硬度,国内也常称之为“人造石”。作为三星星容实体面材的华南区代理,普力沣(广州)建筑材料有限公司总经理程强对它的优点了如指掌:兼容了木材的可塑性和天然石材的坚硬性,重量轻,并具有阻燃性能。其独特的二次加工性能,使得拼接无缝,加热后可弯曲。结构紧密,表面无细孔,比天然石材耐污、易清洗、损伤处易修复。颜色均匀,搭配随心所欲。程强举了个简单的例子:“化妆间的梳妆台,很容易沾染化妆品的污渍和水渍,用了这种实体面材做台面,不管多久去搞清洁,用湿布轻轻一擦就干净了。这主要是因为它的接缝处胶合后经过磨光,湿气根本无法侵入,细菌和灰尘自然无处藏身。” 

程强告诉记者,广州歌剧院的设计师———扎哈·哈迪德早就指定使用三星星容实体面材,并将其贯穿在设计中。“扎哈喜欢曲线设计,而我们的产品在170℃高温以上会变软,可做各种造型,充分满足设计师的构想。”程强介绍说,在广州歌剧院的主要公众场所———售票厅、咖啡厅、化妆间以及旋转楼梯等,都采用了3.68×0.76米规格的三星星容实体面材,效果很好。 
记者了解到,目前90%以上的实体面材被应用到厨房和卫生间,成型的实体面材经过二次加工被制作成各种厨柜、洗手柜和商业柜台的台面,也可以直接磨铸成型为各种形状的洗脸盆、水槽和浴缸等。三星星容实体面材自2008年进入广州市场,跟汇景、星河湾、丽江花园、琶洲公寓等多个高档楼盘,以及欧派等一些高端橱柜品牌,都达成了长期合作。与这些工程相比,广州歌剧院总体业务量不大,只有100多万元的工程额,但难度却大得多。 

程强告诉记者,广州歌剧院是一种异形建筑,相对应的,台面造型多为曲面,单曲面居多,也有少数双曲面,因此,他们提供的实体面材都要经过二次加工,加热后进行弯曲造型。为了完美呈现设计师的创意,他们专门采用先进的cnc数码设备,利用电脑定位,精确制作模具。然后将熔化的实体面材覆盖到模具中,待冷却成形,再进行打磨———虽然工序不多,但只要任何一个环节出问题,都不可能达到完美效果。 

对三星星容实体面材的前景,程强十分看好。未来,他们还将继续植根于这一类高端建材品牌,引导中国消费者进一步提高生活品质。

c

hi-macs助力设计师,发挥无限想象力

联袂出演了多出国际大戏之后,hi-macs与扎哈·哈迪德再次携手,实现了在中国的首次合作———广州歌剧院。

广州歌剧院,“圆润双砾”静卧江边,给人以“水落石出”的无限幽趣,而背后却是高施工难度与结构复杂度,所以在材料的选择与使用上要求格外严格与慎重。hi-macs(lg豪美思实体面材)却能脱颖而出,不单单因其高端的质量与美观,主要的便是助力设计师实现作品由理念而现实的完美转换。广州歌剧院项目中芭蕾舞排练厅、歌剧排练厅、乐队排练厅和贵宾厅的墙面上,空中餐厅,女儿墙的压顶,所有的扶手、门套和声闸间共有5000平方米左右的面积使用了此产品。“hi-macs”这种广州歌剧院装饰指定材料,是韩国lg华奥斯株式会社生产的由mma,矿石及颜料组成的100%纯亚克力人造石产品。由于可以被热塑成各种大小形状的可塑性,以及环保性、耐用性、美观性等特点,已经被众多世界知名的设计师认可。“我们的目标是给设计师提供无穷的想象力,同时也致力于将设计师的理念和想法通过hi-macs这个材料转换为现实。”lg华奥斯,hi-macs亚太区总经理张准曣先生这样说到。

由于广州歌剧院内部空间结构的高度复杂以及各项设计细节的特殊性,装饰设计施工方案的有效解决成为首要的问题,lg公司利用西牛软件找到了最佳解决方案,实现了将传统用于厨柜台面的lg实体面材,用在异型装饰墙面。

广州歌剧院三个墙面的排练厅装饰设计最为特殊,以乐队排练厅为例,该厅天墙不分,一行行的造型构件时而作水平环绕,时而以45度角直冲天花,就此形成很多拐弯扭角之处,因此大量使用了双曲面构件,而且要求构件之间严丝密缝,不露接驳痕迹。因此,lg公司在人造板的制作工艺和安装工艺上就提出了严格的要求:在图纸上,对全场的每个构件的坐标都要作出精确的规定;严格按照图纸规定曲率、角度和尺寸制作每一个构件;用拼模的办法制作双曲面构件;为了确保生产出来的构件能安装在一条直线上,选择使用成型模;打破传统龙骨不能适用于作45度排列的构件安装,从而使得龙骨的走向与接点分布相同;三维坐标中的x点在施工实践中是最难寻找和确定的,为了灵活,将支座的高度制作得略少于给定值,以便于在安装时修正构件的x值。张准曣说,正式由于实行了这些措施,才能实现设计师的意图,将设计师的灵感与想法通过材料得以转换为现实。

在走廊上,记者看到,设计师将女儿墙的压顶板用hi-macs由平面变成曲面,由曲面又变成平面,因为采用无缝拼接,一如飘带,浑然天成,千姿百态。一如《阿房宫赋》里所描述的“廊腰缦迴,檐牙高啄,高低瞑迷,不知东西”。

目前,lg公司正着力于生产类似bipv(太阳能面板)、室内过滤装置及可降解地板等环保产品。“我相信,hi-macs在广州歌剧院的成功应用,仅仅是一个新纪元的开始。”张准曣对于在未来中国市场的发展充满了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