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遗产在中国

2018-02-27 10:04:54 56
郭旃:1954年10月出生,国家文物局文物保护司巡视员兼世界遗产处处长。多年在我国文物系统从事文物的保护、研究、开发和管理工作。近年来,致力于我国世界遗产项目的申报评选,在世界遗产工作方面有丰富的理论基础和实际工作经验。

这里,是目前惟一已知有生命存在的星球,千百年以来,人类文明的火种在这里薪火相传,大自然的壮丽神奇,人类文明的珍贵遗存,都是全人类共有的宝贵遗产。
为了保护好世界遗产,使之能够长久留存,《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于1972年11月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获得通过,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和重视。目前,加入该公约的缔约国已达177个。中国自1985年加入《保护世界自然和文化遗产公约》以来,在不到20年的时间里,也有29项文化和自然遗产被列入了《世界遗产名录》,名列世界第三位。
什么才是世界遗产?中国的世界遗产状况又是怎样的?我国政府对世界遗产工作高度重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28届世界遗产会议于2004年6月28日至7月7日在我国苏州举行。那么,世界遗产会给我们的社会生活带来什么样的具体影响呢?目前,中国世界遗产数量虽然已居世界第三位,但申报世界遗产之路却并不是一帆风顺。
由于我国开展这项工作起步较晚,我国的遗产预备清单还有一百多个项目有待审批,是目前提交给世界遗产委员会最多的国家之一。存在的问题和面临的压力不容忽视。在申报世界遗产中,鲜为人知的艰辛是什么?我们还存在着怎样的差距?关注《文明的驻足地》,国家文物局世界遗产处处长郭旃,为我们讲述“世界遗产在中国”。

世界遗产的概念,应该从197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十七届大会,通过了《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有一些概念和我们国内的概念,我们基本上是相通的,都是具有历史、科学、艺术三大价值,这样一些不可移动的建筑物、碑刻,考古遗址等等,但是在世界遗产的范畴里,又引进了一个自然遗产的概念,也就说大自然的造化,它反映着地球演变的历史,反映着各个不同的生物种群,动植物种群的演化的历史,也反映着大自然造就的一些美景,比如说像九寨沟,大家去一看,太奇特了,那个山和水的结合太美了,这样一些东西值得人类不仅当代要享受,而且要子子孙孙把它传下去。那么这些就列在自然遗产的范畴里。

我们大家可能都注意到世界遗产有一个标志,外边一个圆形,中间一个菱形,那么下边有一个很自然的结合,它的标志的概念就是说外边那个圆形象征着大自然,或者说自然的造化,那么中间那个方形就标志着人类的创造,而这两个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就象征着人和自然的一种完美的结合。

在世界遗产当中,有世界文化遗产,世界自然遗产,如果一个遗产地同时有大自然的造化,在其中又有人的一种完美的创造,那么它还可以同时符合文化和自然遗产的各自的一条或者更多的标准,那么它可以列为世界文化和自然混合遗产。

我们今天谈的遗产的概念,可能不涉及无形遗产,或者叫做“非物质文化遗产”,因为最近大家也注意到,过去世界遗产热掀起来的时候,基本上是在1972年,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的框架下,是涉及我们刚才谈到的,就是有形遗产当中的不可移动遗产,包括文化和自然,那么这几年又有一个新的理念,就是说人们不光要保存这些看得见的、物化的东西,还要保护一些传统的技艺,保护一些无形的文化艺术等等,所以现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也正在掀起一个小小的热潮,尽管关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界定和有关的规则,目前来看还不如我们今天主要要谈的遗产公约所涉及的有形遗产那样成熟,但是也已经越来越引起大家的关注,我们国家的昆曲和古琴已经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列入了另外一个品类的世界遗产名录。

世界遗产就不能只是在我的家乡,在我们的国家,而是拿到世界范围里,就是除了它,我们很难再找到第二个更有代表性的遗址,或者是景点了,那么这个东西就应该被全世界公认为世界遗产。我们归纳一句话就是说,世界遗产也就是世界遗产公约所表述的,具有全球突出普遍价值的人类的创造和大自然的造化。

世界遗产要符合标准,符合标准还仅仅是价值标准,那么它还有更进一步的要求,也就是说,它的灵魂叫真实性、完整性,这个例子也很简单,比如说我们拿一个商代的铜爵,我在拍卖会上可能卖到三万美元、五万美元,那么按照我们现在的技术,我们可以去复制一个惟妙惟肖的、复制地非常好的,一百个、一千个都可以造出来,但是如果复制品拿到拍卖会上,大家都会理解,它的价值,除了它的材料费、工本费加一点零售费,它不会有更高的价值,扩大起来,到一个遗产,一个考古遗址,一个建筑,也包括我们的长城,也包括一个自然景观,如果我们完全去仿造一个,仿造得再像,它没有真实性,它就不具备遗产真实的价值,就是说遗产是不可再生的,所以我们过去反复讲文物是不可再生的,所以过去,我们的泰斗梁思成老先生曾经提出一个观念,叫做“整旧如旧”,这个现在不光专业圈里知道,大家多少涉及一些文物保护的人大家都知道这个三字经,一说修文物,那就是整旧如旧,以为到了整旧如旧,我们就到了认识的一个顶端,实际上,我们很长时间把整旧如旧理解成了以假乱真,而没有鲜明的体会到我们是要尽一切能力,从它的设计、结构、材料、位置、样式、色调等等所有的方面,要保存历史的原状和原物,而仅仅是追求了一个形似,以至于出现有一些痛心的例子,比如说我们有一个帝王的宫殿,局部漏雨,而且险情很轻微,如果按照正常维修的话,那块破碎的瓦,如果沾上继续能用,都不应该抛弃,应该继续用,让人一看,仍然是清代的宫殿、仍然是清代的大板瓦,结果我们当时缺乏这种意识,以为整旧如旧,只要我们换上的瓦大小一样了,色泽经过几场雨淋和浇也就一样了,就算整旧如旧了,结果把满坡的清代大板瓦全都推落在地上,碎得粉碎,换上了新的我们现在仿制的这种瓦,最后专家们在那儿评论的时候,就是问,这个大小怎么样,长多少、宽多少、跟原来一样,好,那就行了,说色彩是不是有点跳啊?说没关系,雨淋一淋就颜色就好了,于是大家就认为是符合整旧如旧了,而这个恰恰对于量化的、细化的这种保存真实性的理念,没有忠实地得到体现,也就没有忠实保存原来的东西。

还有一个就是世界遗产要有它适当的环境景观,红花还要绿叶托,就是说我们一个遗产,如果没有一个适当的环境的话,遗产从视觉效果上,甚至可能遗产本质的价值上都会受到影响。照相的时候,大家都能够理解到,我希望这张相我要想照景,那么只有景,如果想照人的话,除了人之外,后边只是想看到我的古建筑,或者看到自然景观,但是你常常会发现你的这个镜框里头,就躲不开那些难看的电线杆,横扯竖扯的电线,也躲不开一些杂乱的建筑。就是说,我们的环境在遗产这个方面,大家有时候会说,到一些很有名的景区去,想找厕所,说你不用眼睛去找,用鼻子去找就可以找到,还有的地方,我们一些地方大家发了家了,有了钱了,那种审美意识很差,以为好像我们盖的房子,外边不贴层白瓷砖就不显出我家有钱来,这个事情也不光发生在城镇,包括我们的一些大都会城市里边,你都可以见到这些案例,甚至一些地方的政府,办公大楼,都用那种刺眼的白瓷砖装饰外表,西方人说,“天人合一,返璞归真”是你们中国人最早提出来的,我们西方人现在最近这一二百年,才想到要回归大自然,我们现在造房子,哪怕是里边是钢筋水泥的,外边一定用石头、最差要用砖去装饰一下。所以就像这样,遗产的真实性完整性,还有和它的环境景观,引申出来就是一个环境意识,景观意识,也包括有公共意识,有时候我们造了一个房子,只要不漏雨,里边的格局符合我需要,装饰得很好,我就很高兴了,至于它的外观,白瓷砖给别人造成了不良的视觉影响,或者它高度样式对整个社区,对整个城镇景观造成的不良影响,大家都不去考虑,所以这些东西在世界遗产这个领域都是不允许的。世界遗产公约的宗旨,就是说动员国际社会、特别是动员当地的政府和公众,大家起来把这个遗产完美的、科学的、永久地保存下去。

从目前来看,我们大家最关心的就是,世界遗产为什么会这么热?我们为什么要去关注这个世界遗产?世界遗产有什么好处?就是很多人以为,我们申报遗产就是为了获取旅游利益,甚至有一些地方的政府和公众也把注意力更多地放在这上面,我们很理解各地政府和公众对于眼前效益、局部效益的关注,而且这种关注是正当的,是应该予以满足的,我想我们更应该注意到世界遗产首先要注意到它的综合效应和根本效应,一个就是我们刚才谈的这种大环境保护,和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具体效应数不胜数,所以我想举那么几个例子,一个比如说我们特别看重的就是,保护理念的沟通和提高。

我们也曾经有过一个让我们很难过的一个例子,就是长城作为我们中华民族的象征,我对长城我觉得长城充分体现出了中华民族的创造力、耐受力和它爱和平的这种精神,但长城无论如何,在国际上大家都把它作为中国的一种象征,可是长城由于它历史久远,建造的年代各不相同,建造使用的材料也不一样,分布的地域、各种自然条件、各种环境情况都不一样,所以有的保护状况不尽如人意,那么有一段长城,有的地方长城就基本上完全坍塌了,一种废墟遗址在那里。那么曾经有法国的一个雪铁龙汽车公司,他们想搞骇世惊俗的广告,来取得比较惊人的广告效应,就希望把他们的雪铁龙汽车开到长城的废墟遗址上,他们就找了一个废墟,说这已经不是城墙了,都是一片坍塌的砖块,我们就在上面开一下就行了。那么这件事具体就这项技术上来讲,好像这个长城那儿已经坍塌了,汽车在上边开一下,对我们的万里长城大概影响微乎其微,但是我们当时就想到牵扯到一个民族感情的问题,作为对这个遗产的尊重,和我们中华民族的象征,一个商业广告,汽车开上去,我觉得不可接受。但是我们当地政府的当时的领导,积极性就很高,当然我们也听到这里面有很多不好的因素了,比如说人家答应这个广告拍完之后要送几辆汽车,几辆汽车分给谁大概都商量好了。那么文物部门就坚决不同意,后来我们有一位上级领导到那里正好去视察工作,当地领导就马上向上级领导来汇报,他说,改革开放形势大好,连雪铁龙汽车公司都要来我们这里来搞联合合作项目,其中一个就是说,他们要拍一个广告,汽车在一个坍塌的长城废墟上开这么一下,然后就要提供多少多少的支持和帮助,但是就是文物部门不同意,他们搞封建迷信,说是长城是龙,雪铁龙也是龙,不能让他们的龙轧了我们的龙。结果咱们这位上级领导也没做进一步的了解,就一听雪铁龙是译音嘛,不是说真的是龙,跟文物部门的同志说说,搞封建迷信不好。从这个角度这个领导就发了这么个话,于是当地领导如获至宝,根据领导的这个指示就同意雪铁龙汽车开上了长城,做了这个广告。

这个广告最后让我脸红的时候和地方是在哪儿呢?在巴黎,法国朋友他们有个习惯,晚饭吃的时间很长的,是作为一种朋友之间大家交往的这么一个很好的机遇,吃饭的时候,他们会东家的事、西家的事,他们会说起来没完,包括他们自己的事都会讲,讲着讲着他们忽然话锋一转,问我说,郭,我们最近法国电视台出了个丑闻你知道不知道?和你们中国有关,我一听很纳闷,我说,不知道,你跟我讲一讲怎么回事?他们说,法国电视台播了一个广告,雪铁龙汽车开上了长城,广告播出之后,一两分钟之内收到了上百个电话,全是法国人打来的,说我们法兰西民族是有着悠久文明传统的民族,怎么能允许我们的一个商业广告,我们的汽车开到了全人类共同的文化遗产的躯体上?这是羞耻!这个广告就播了一遍,再没敢播。哎呀,我感到这个反差太大了,但是随着我们世界遗产工作的开展,我们国内大概像这样的例子,我想不会再发生了,大家知道对遗产的尊重,不光是涉及具体的遗产,涉及民族感情,涉及一种文明的意识。

第二点就是对实际工作的激励和促进。就像我们刚才提到的,遗产不可再生,但是环境尽管我们过去规划重视不够,或者规划水平不够高,造成了景点之间“丑极了”这样一种我们不愿意看的景象,那么现在我们想去整治它,通过世界遗产的号召力和大家提高认识之后,大家这种积极性,有很多过去老大难的问题,都迎刃而解了。一个很简单的例子,不要说拆迁做群众工作,各个经济政策怎么落实等等,有时候你会碰到一些想不到的问题,老大娘说,你要我拆,都拆、都走,可以,我这只鸡不行,你得赔,赔上一只鸡能有多少钱?说不行,这鸡搬家之后两个月不下蛋,它一受了惊吓、换了新环境,那说这是无稽之谈嘛,后来一请教兽医,专家们说还真是,说母鸡是一个很敏感的家禽,它换了环境之后真的是两个月不下蛋。所以你还得两个月的钱都要赔,这是很小很小的例子,其它牵涉到一些移风易俗,你像我们南方有的地方要想搞遗产申报,环境整治,像拆除我们刚才提到那种厕所式建筑,或者在整个乡镇里头,后来加的那种层高样式都跟传统的乡镇风貌不协调的建筑。那么老百姓就不干了,他为什么?他把祖先牌位供在这个顶层,当地华侨很多,很多的家里亲属都在外头,说你要动了我这个顶层,一动了祖宗牌位,可能会给我的家人带来不幸,那么出了事情你要负责。那么县长来了以后,老大娘就抱着他的汽车轱辘,说你要这个事不给我解决,你就别想动,那就要做大量的工作。所以,世界遗产工作在大前提定了之后,所有的这些具体困难,通过当地政府的艰苦的努力都得到了解决。

大家知道我们国家56个民族里头,丽江的纳西族是文化水准相对比较高的民族之一。他们对于这种重视文化、重视教育,也包括他们这种自信心、自豪感都是比较强的,能够把自己家乡大研古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上,他们觉得是为整个中华民族的一个贡献,也是对全人类的一个贡献,也是当地人民脸上非常有光彩的一件事情。当时认识到这个程度之后,原来不可能解决的事,你比如说城里那些电线杆,我说那照相躲不开的电线杆,古城里边到处立着一些各种电信设施、电力设施,大家都会看着很扎眼,本来这些电线杆入地,当地的主管部门的负责人讲,这个好办,你们只要给钱,三百六十万,我们马上就可以入地,后来当地我们纳西族的县长把话就说明了,说申报世界遗产是本届政府和当地老百姓头等大事,弟兄们谁要干得了就干,干不了请举手,那没有一个人举手,最后一分钱都没要,大家都内部消化了,就把电线都入地了。所以这样,这是实际工作的激励和促进,我把它归结到第二个具体效应。

那么第三个作用,叫做样板作用和全社会文明素质的一个提升。福建的武夷山是作为世界文化和自然混合遗产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在申报过程当中,也是走了不少曲折,他们搞了三四年,才实现了这个夙愿。

武夷山申报了之后,领导们不在于说我们自己的主动的宣传和介绍说些什么,他们就到了游客当中去,就听游客们的议论,就发现我们过去,比如说我们在一些景区,严禁攀登,严禁烟火,严禁刻画,这些警示都是对的,但是你设想一下,一个大不锈钢的牌子大红字写上,往竹林里一插。过去大家不注意,那么现在你会注意到,很不协调,古树上钉一个牌子,上面写着个“严禁烟火”,大家都觉得很扎眼,那么通过遗产的申报,大家知道它应该达到什么样的标准,现在连一个路牌都想到是用一个原始的小木柱,上面用竹片也好,用木板也好,包括用的色彩什么,让你感到都很协调,既起到了提示和指示的作用,也一点不干扰这种景观。所以我们的游客在那里看的时候,大家一边看一边感叹说,哎呀,没想到咱们国家也有管得这么好的景观,所以当时主管遗产申报的那些领导同志听到这些议论以后,就觉得很欣慰,说就是申报遗产,成与不成,本身当然很重要,但还不是一个根本的目的,真正通过遗产的申报,使我们的认识提高了,保护管理水平提高了,这才是最根本的作用。

当然第四个效应就是增强国际间的交流、了解和合作。过去我们和国际社会因为各种原因存在一些隔阂,交融和交流都不够。所以有时候,我们不太了解国际社会,国际社会有时候对我们也存在很多的误解,所以布达拉宫当时申报遗产的时候,当时有的同志可能觉得会不会人家不会理解,当时我们就很有信心,我们说布达拉宫的保护,我们应该说是我们和我们的藏族兄弟和其他各个民族的兄弟大家一个团结的典范,一个文明水平不断提高的一个表现。所以一个我们在布达拉宫维修当中,充分尊重民族传统,尊重文物的真实性,另外是把保护排在一个很重很重的地位。大家都知道,到拉萨如果布达拉宫出一点意外,那是不能容忍的事情,所以我们在那里投得力量很大,做得工作也很多,我们很有信心。然后来考察布达拉宫能否列入世界遗产,是由国际古迹 理事会当年派了两个专家,一般情况派一个就行了,他们派了两个专家来考察,这两个专家身份、地位都曾经很高,他们一个是印度的前国务部长,一个是印度尼西亚的前国务部长,是有名的建筑师,他们来考察刚开始没有表什么态,我们就领他们到处看,看我们的维修状况,保存现状等等。看完了之后,在送别的时候他很激动,他很坦率的后来跟我们说实话,站起来告别的时候,告别宴会的时候跟我们说,我来西藏之前,带了一脑子的问题,当然他的问题实际上就是反映出对我们一系列的疑问和不信任,他说但是看了布达拉宫之后,我要由衷地说你们在这里做了很好的事情,说回去之后要向国际社会做出负责任地交待,我们两个没有权利签署布达拉宫作为世界遗产,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他们两个只是代表国际组织来考察,然后他们提交他们的科学考察报告,这个报告的分量很重,就是说后边所有的世界遗产委员会做决议也好,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总部做出集体评估结论也好,都要根据他们的现场评估报告来做。所以他说我们两个人没有权力签署它作为世界遗产,如果我们俩人有这个权力,我们俩人真愿意现在就签署布达拉宫作为世界遗产,所以这样我们可以说,世界遗产确确实实对于增进不同民族、不同国家之间、甚至不同政治制度的国家之间的互相理解、互相了解、友谊跟合作,也起到了其他工作可能起不到的作用。

我们那个都江堰和青城山在列入世界遗产的时候,青城山当时单独引用了第六条标准,就是特殊的宗教、民族信仰、历史文化等等相关联。 当时就有一个国家的代表不理解,说这个道教有什么了不得的,有什么作为全球突出普遍价值,有什么意义?当时就有英国的代表和匈牙利的代表团团长站起来,很激动地发言,说中国的道家和道教那么早就讲天人合一,我们什么时候才提出来回归大自然。这么重要的道教的发祥地之一,怎么不可以列入世界遗产?后来大家就谁都不再说话了,后来青城山和都江堰就双双列入了世界遗产名录。

那么第五点就是一个具体效应,带动旅游和相关产业的进一步繁荣,这一方面的例子当然就更多了,从我们来讲,我们说遗产的保护,我们国内的文物保护,世界遗产的保护,从根本上体现着一种长远利益和眼前利益的结合,整体利益和局部利益的结合,而我们的宗旨更多的偏重于长远利益和整体利益,但是你要照顾到眼前利益和局部利益。实际上,我们每一个地方的遗产地申报成功之后,原来没有意想到的对于旅游业的促进是非常地强,当然这也是我们申报热形成的原因之一。有几个简单的例子,大家可能都知道,你像平遥古城。等到申报遗产的时候,老百姓还并不是很理解,甚至有一些抵触,没想到平遥申报遗产的效果,可以说是相当明显。平遥有三个主要的文物点,双林寺、镇国寺、平遥城墙,在申报成功之前,据当地统计,说是一年的门票也就是十八万块钱。申报成功第二年,就到了四百多万,然后下一年就到了七百多万。过去平遥城里没有一路公共汽车,申报成功之后名气大扬,国内外游客纷至沓来,结果呢,这是四、五年以前就已经开通了九路公共汽车。经停的火车从十三对到了二十六对,整个效应非常大。

我想再介绍一下漫长地、或者是很艰难地、很不容易地申报遗产的过程,遗产我们发展到这种形势,大家想我们已经29处了,全世界754处,但这后面有大量的艰苦的工作,也有着认识的提高,和一些很多具体事情的操作,比如说申报文本的第一步,你国家得有自己国家的预备名单,就是我们国内先统一认识了,专家都认为,按照国际公认的这些价值标准,我们这些自然遗产、我们这些文化遗产具备了申报遗产的潜力,我们就可以给它列在预备名单上。申报的时候,就是在每年的2月1号要向世界遗产中心提交一个完整的申报文本,这个文本体现了你对这个遗产价值的认识、分析研究,而你这个分析研究不能是你一家之言,你一定要能够保证它是有关这个遗址的最权威的一个论断,而这个东西理清出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比较分析。

你看包括我们一些媒体也好,我们一些地方政府也好,甚至我们一些学者也好,总好一说我们的东西是全世界独一无二,这独一无二你一定要在比较当中才能得出来,所以比较分析,你要想报一个哥特式建筑,你要知道全世界有多少哥特式建筑,那么你这个建筑在哥特式建筑中有什么特点。也包括一个石林,喀斯特地貌,云南大家很多人去游玩,当年申报自然遗产的时候,我们就说这个喀斯特地貌全世界独一无二,奇特的自然现象,后来人家考察的专家就问了,说喀斯特这个地名本身来自前南斯拉夫的一个国家,那么这种地貌,马来西亚有,马达加斯加有,南斯拉夫等好多国家有,你们和他们做比较,怎么能体现你们的特点?咱们当时就说不上来了,结果最后石林申报没有成功,当然没成功还有其他的原因。但起码我们要完成文本的时候,这个文本本身就是一个最高的一个学术研究成果,同时又是你保护管理水平的一个体现,对文本里头你的保护规划,保护措施,机构的措施,防灾的准备等等,你都要在文字里有一个真实的负责任的表述。

文本完了之后,对很多国家来讲,一般来讲就是条件成熟了才申报,应该问题不大,但我们有一个比较独特的事情,就是我刚才讲的,我们的环境景观意识差所导致的,我们的遗产的环境状况常常不尽如人意,所以对我们来说,文本送上去了,世界遗产有这么几个组织,一个世界遗产委员会,就是177个国家里有21个国家组成的委员会,它是负责每年的常务,开一次会,决定每年的重大事情,那么它决定事情的依据要建立在国际咨询组织、专业机构、非政府的、独立的,建立在他们的一些考察评估的基础上,这个考察评估,就像我刚才举的布达拉宫的例子,他们要派出专家先做实地考察,实地考察报告回去总部再做集体评估,那么我们的文本递上去之后,2月1号以后递的文本你只能作为下一年申报项目,那么就会把这些材料转给专业咨询评估机构。

他们一般会在当年的七、八、九这几个月派出专家进行实地的评估考察,这个评估考察这又是一个重要阶段,而在这当中我们要做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是什么呢?环境整治,就是把我们那些景点之间那种“丑极了”的现象能够做尽可能地一种改变,所以他们有时候开玩笑说,咱们中国世界遗产申报有一个特色,可能其他国家没有,也甚至有的是他们做不到,就是他们在西方国家甚至一些发达国家也不是说不存在一些景观问题,但是他们那种社会制度,这方面有时候不如我们优越,我们政府真下了决心,公众意识真起来了,我们可以用全社会的力量去完成一些他们做不到的事情,那么就是什么呢?一个字“拆”,但这个拆是不得已的,就是为了恢复这种景观,所以我们环境整治,然后迎接人家国际专家考察,八九月份。然后这个考察他会送给他总部,总部在年底或者下一年初做出集体评估,然后到下一年的六月的世界遗产委员会来最后做这个决定。

咱们中国人热情好客,我们常常把这种国际专家评估考察的阶段,这个东西看得很重,重在哪儿呢?重在接待上,这是暴露出我们一个很大的问题,以为我们接待好了,像我们国内来一个专家,跟我们项目有关的,我们只要吃好了,住好了,礼节到了,就会不能成也能成。但是国际专家他不是,一个规则很严,他们的廉政措施规定的很细的,国际专家来考察的时候,甚至规定到说酒桌上,因为当地的习俗大家要喝个酒,不好拒绝,那么大家一起来喝这瓶酒是可以的,剩下半瓶给你拿回屋里去这都是不可以的,规定很严。但尽管这样,有的专家知道我们中国人热情好客,有时候来了以后,给什么吃就吃,给喝就喝,甚至个别情况下有的给点小礼品他也拿,但是回去以后他该怎么说还是怎么说,这个我们有时候想像不到,没有把精力放在我们的保护管理水平上,环境整治上,和我们这种专业研究水平上,而把过多的精力放在接待上,这实际上是申报工作中一个误区。

一个典型的例子,我们云南的石林,当年申报的时候动员了成百上千青年男女拿着鲜花,欢迎欢送外国专家,外国专家们激动得不得了,说我们受到了总统一般的待遇,但是回去之后,写了还是不行,结果当年那次石林申报世界自然遗产就没有成功,本来我们以为刚才我举的例子说是比较分析不够,但实际上后来比较又一个权威的世界遗产的一个专家来考察的时候悄悄地跟我说了几句话,他说你们的石林,从地质年代,保存规模品位等等各方面,毫无疑问是够世界遗产水准的,但是你们能不能找一个,没有你们任何现代人工痕迹的石林来申报,也就是我们讲到文物真实性、完整性和它自然的环境景观问题,我们有很多人大家到国外去看,人家管一些比较好的景观、考古遗址,可能一二公里之外,你就下车了,在那时候你几乎看不到,翻过一个坡,忽然看到自然景观或者是考古遗址,然后没有任何后代的添加物,所以那种美的享受。

随着我们国家经济文化水平的提高,大家也注意到,我们现在老百姓去旅游,过去大家热衷于看那些人造的什么鬼城什么这个那个的看那些东西,现在大家品位越来越高了,要看真的文化遗产,要看最质朴的自然景观,我们这种民族的欣赏水平是很快的,大家不要以为我们的欣赏水平就不可提高,我们就那么没有文化,不是的,随着我们经济文化水平提高,这种欣赏水平这个视角也都会有很大的改善,所以我们就是说,像石林这种状况,人家提到这点,大家觉得很理解。当然了我们中国有这个热情好客的传统,接待好客人为工作提供便利,比如交通堵塞派个警车开开路这都是可以的,但是重点是放在管理水平上,放在对于价值的认识上,那么由此就引申出我们现在世界遗产工作当中。

我们有很多成功的例子,比如说我们包括我们的环境整治,我们西藏大昭寺在申报遗产的时候,我们的老城区,又是我们藏族兄弟的核心地区,我们也考虑到,不要因为申报遗产在社会上引起不理解,对当地的老百姓的生活干扰过大,造成一些不稳定,但是最后这个事情,就通过政府,甚至通过我们宗教界,大家层层的讨论宣传,最后大家一致同意把古城的环境风貌进行了适当的整治,然后来考察的外国专家他说他考察过四五十个国家的世界遗产,说还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像中国这样,能够恢复历史环境,做出这么大的贡献。

大家都要申报遗产,但是现在面临一个什么问题呢?国际上强调一个世界遗产分布的平衡性和代表性,发现有的国家遗产数目增加很快,拥有数目很多,177个国家里头,还有40多个国家没有一处遗产,说如何帮助这些国家也尽早拥有遗产,让这个遗产公约更受到普遍的欢迎和重视,所以搞了一个限额制,这个限额制规定除了帮助那些不发达地区和国家之外呢,对已有遗产的国家限制每年只能申报一个,在这种情况下,就制约了我们遗产的申报进度,所以这种情况下,我们现在面临的压力也很大,大家都想申报遗产,但是一年只有一个名额,所以我们现在面临很大的压力,在这方面,我们是想在这方面我们不是把列入遗产名录作为一个根本目标,或者作为一个最基本的目标,我们是要把通过遗产理念的引入,能够在我们认识实践上,能够全面的提高我们遗产保护管理的水平,实际上这样,也就体现了我们对全人类所做出的贡献。

另外,实际上现在世界遗产,一个国家拥有世界遗产的多寡,在一个侧面反映了这个国家、这个国家的民族和人民在历史上,在人类文明的长河当中,曾经做出过的贡献,世界遗产恰恰是意味着我们当地的政府和公众,要为全球、全人类、更要为子孙后代肩负起这个历史使命,首先要表现出我们自己这种认识,这种责任感,这种使命感,我们自己要担起这个责任。这个责任体现在哪儿呢?体现在你有一套完整的保护管理机构,有绝对满足紧急需要的资金的保障,有适当的专业人才的参与,有公众的监督,还要有一系列切实可行的保护规划,一系列措施,这样就会使我们的遗产保护工作真正做到我们祖先就强调的叫做“子子孙孙永保用”,不只是当代,而且能够让子孙后代都能够享受到遗产所带给我们的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