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从周与苏州园林

2018-02-27 10:04:54 4
陈从周的名字在中国园林界可以说是众所周知。然而,他并不象其他专家是园林“科班”出身,他是以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好学精神,抓住了四、五十年代在苏州教授古建筑时的机遇,开始对苏州的古典园林和古建筑、古街坊进行调查研究,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最终以其硕硕成果,成为享誉国内外的园林大家。在整整半个世纪里,他为宣传、保护、修复和管理苏州园林做了大量的工作,可以说他对苏州园林倾注了所有的爱慕之情,也因此与她结下了不解情缘。       陈从周先生的生平,说来有点传奇和神秘的色彩。1934年,他毕业于杭州之江大学文学系中国语文学科,先后在杭州省立高级中学、上海圣约翰附属高级中学任国文、历史教员,后合并入同济大学。在此期间,他自学梁思成的《清式营造则例》,爱好古建筑。1950年,在苏州美术专科学校讲授中国美术史,不久又因苏南工业专科学校之邀兼授中国建筑史。该校历史悠久,又有名学者教授,培养了大批工程人材,而此时又结识了著名古建筑专家刘敦桢。1953年,他随刘教授去曲阜考察孔府、孔庙,又受江苏、浙江文管会之邀,对连云港、苏州虎丘塔、双塔,浙中古越的古建筑、古遗址进行考察。那是,他的课是周六上午,每周五晚他从上海来苏,住在观前街九胜巷的远东饭店。周六下午及星期天的上课之余,就考察调查一个个古园林和古建筑。逐渐地,越来越迷恋于园林,并深深地陶醉其中。1956年,他先声夺人,出版了他自认为正式写成的第一本书——《苏州园林》,这是我国当代第一本有关园林的专著。以后又陆续出版了《苏州旧住宅参考图录》、《漏窗》等,在中国园林界声誉鹊起,但这倒是掩盖了他在文学、绘画方面的特长。然而正是这些特长,使他在园林的研究方面独具慧眼,成就瞩目,东灜称其为“中国园林第一人”。       解放初期,人民政府拨款修复了一些艺术价值较高的古典园林,并向人民群众开放。陈从周先生一直关注着整修的情况。1953年整修留园时,他认为“建设大山大池,树木本是慢的,留园在太平天国后修建时,加了大量建筑,很快就修复了”。当时留园内有不少古树,虽然许多建筑坍塌严重,但正是这些古树成了华东局、苏州市领导决心修复留园的主要依据。1958年,他呼吁抢救网师园,苏州市园林处报告市政府,得到批准后仅三个多月就修复了。竣工后邀请了陈先生来苏,看看网师园。陈先生看后,十分满意,给予充分肯定,并称其为“园林之极则”,同时也指出了一些不足之处。同年,他听说苏州要拆城墙,用城砖砌小高炉,便和金经昌教授等人竭力想保住这座已有2400多年的古城。此举在当时的形势下必定是没有效果的。之后,他十分惋惜。此前梁思成反对拆北京城墙,是年北京批判“中国营造学社”,梁思成作了检讨;而陈从周这个“中国营造学社”的外围分子,也因反对拆苏州城墙、出版《苏州园林》而遭到批判。然而,他心胸坦荡,今天,历史已经对这些往事作出了正确的结论。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苏州也加快了一些名园的修复工作。陈先生获悉要整修艺圃,就积极地为负责设计施工的陆宏仁出谋划策;他认为苏州曲园具有非同一般的文化含量,又联络叶圣陶等八位老先生联名提出修复晚清著名学者俞樾故居曲园的要求,这一要求得到了苏州市政府的重视,后曲园开始立项修复,并由他的高足、后任苏州园林局副局长的邹宫伍负责,而依据就是他当年测绘、收入《苏州旧住宅参考图录》的图纸。1984年开放后,由苏州市区文管所负责二期工程的花园部分修复;1990年,他与著名版本目录家顾廷龙重游曲园,看后他感到“住宅部分总算修得差强人意,看了花园部分,令人怅然,与我五十年代测绘时所见,面目全非了。……”       陈从周先生对苏州园林情有独钟,只要有机会,他都愿意去走走看看,关心对她的保护和管理情况。他快人快语,好的一般也不表扬,不好的却不留情面地坚决批评,乃至在媒体上曝光。1986年,应苏州市政府之邀,他陪同贝聿铭走访苏州,工作之余,两人散步于小巷、古园之间,小游小坐,体味着“寻园”的滋味。1988年秋,苏州园林局委托他审核即将开发放的“苏州古典园林艺术陈列室”,他顺便考察了艺圃、环秀山庄、拙政园等处。回沪后一周,他在《解放日报》发表了《苏州园林今何在?》的文章,曰:“苏州能有这样一个园林展览室,是可喜的,对中国文化起着很大的宣扬作用,园林局做了一件大好事,亦平添北寺塔公园一个游览区。”“旧地重游的几处名园……连拙政园的外宾接待室,也开了手工艺商店,满园挂彩灯,立彩人,俗不可耐,彻底破坏了雅秀的江南迷宫园。……总之,园林局不是商业局,园林不是商场,这个问题应该提到日程上来。……我无坏心,拳拳之意而已。”这篇文章让他的好友、园林局顾问王西野先生和苏州园林局很尴尬。1991年初,他重游同里退思园,以前他誉退思园为“贴水园”,称其为“江南华厦,水乡名园”。游后认为,“华厦完整,园林如画,相配得很是可人、宜人,可惜园外有一座水塔,借景变成增丑,不知何日能够迁走呢?”值得欣慰的是,园林局在苏州古典园林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过程中,对园林的经营、展览活动进行了全面整顿、清理和规范,还园林历史原貌;退思园外的水塔,以于1999年拆除。苏州园林,最终没有让陈先生失望,没有给陈先生留下遗憾。       陈从周先生以其研究中国园林和苏州园林方面的卓著成就,由他筹划、主持、设计修复的园林、古建筑遍布大江南北,成为中国当之无愧的一代园林巨擘。然而,令人遗憾的上,在他钟爱的苏州却没有留下能载入史册的作品和痕迹,只是有过一次与之擦肩而过的机会。那是1976年的事。那一年,拙政园征得紧靠北面东侧围墙的9.8亩农田,拟作为拙政园东花园的扩展部分。当时市有关部门在苏州的规划设计部门广泛征求了意见和方案,并组织了一次研讨会,并把陈从周也请来了。陈先生经过思考,做出了一个可行性方案。但后因多方面的原因,扩建设想被搁置一边。时至1987、1988年,园林局常去上海陈先生的家上门请教。时园林局副局长柏传儒表示了请陈先生做拙政园东花园改建的方案,以求得与中部花园风格的基本一致。陈先生不假思索一口答应,但同时提出了一个条件:设计、改造方案,一切由他说了算,不允许领导们划圈定调。这一点应该说是很重要、很关键的,但在当时环境下是很难做到的。回首往事,这件鲜为人知的轶闻,已成为苏州园林一个永久的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