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路新语》——大明宫遗址保护所感

2018-02-27 10:04:54 10
 

盛世风云,所谓何时得祥和?
大国风韵,黎民共奋方隆盛。
一夜西风,永安高耸入青云;
阡陌台塬,以观天下为龙首。
彩舞飞天,尽享宫廷之盛乐;
几经奢华,九重宫阙烟尘生。
邻里巷尾,百姓行迹终未老;
御玺归民,日角应是到天涯。
腐草无萤,终古垂杨有暮鸦;
殿堂野寺,一体群臣祭祀同。

墙头白乌,城池歧路今安在?
旧城新雨,晚来秋后吐新颜。
丹凤门开,游龙凤舞白日明;
曾经宫阙,高科重现尘世间。
明日松间,道北行径莓苔屐;
积雨烟迟,鬓发怡然自得处。
蓬莱佳处,菑田漠水飞白鹭;
暮春三月,草长生花闲趣时。
… …

历史年表中一个个的都城,古邑,我们都以无比崇高的敬意和感慨的心情去感受并纪录其中的点点滴滴,根植在我们脑细胞中的种种迹象,最终成为我们评判某一具体事物或情节的价值观念。或许在它还没有成为历史的时候,我们已经把它当成了历史,而渐渐的被新事物所替代。我们早早的把它写进史册,并不意味着我们真正创造了“历史”,而是我们正在逐渐的毁掉将要成为历史的历史,正在试图破坏人类所依赖的创造历史的生存空间。这也正是每一个国家,每一个民族,每一个城市所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因为这才能真真切切的显示出她一个城市的身份,才是供养一个城市得以延续的基因共同体。然而在当下的城市发展进程中,乃至历代都曾出现过的和我们同样用着异样的手法和麻利的手段,去创造着人类社会的伪历史,去寻找属于我们的“城市基因”。殊不知这些基因可能已经老化,就在它们相互对话的时候,它们四目对视,哑口无言。因为它们本不属于同一个时代,更不是移植到身体内部的异物。在它们植入我们身体的时候,我们在炫耀自己注入了新鲜血液,新的基因组织,虽然外形看上去与原样同出一辙,但我们却忽视了克隆来的基因,它是不是就会与原有本体拥有同样的功能?同样的作用?同样的价值呢?当然或许有可取之处,但在这里笔者丝毫不敢苟同。因为继承先辈更重要的是对精神的传承,待到我们认识到世态发展的严峻时,可能我们自身已经“瘫痪”,已经体无完肤如行尸走肉般的苟活于世。我们不希望看到引进麻雀疑似“剐肉补疮”的病疾;更不希望听到推房造园疑似“挖脑补髓”的呻吟。
“古都西安”作为历经十三王朝的历史名城,做出震惊中外的历史举措,我们同样怀着无比想往的热情翘首企盼。同时祝愿西安城市欣欣向荣的蓬勃发展,以史为鉴避免“待到花落方恨晚”的结局。演绎先哲的话说:生成无须洞察,大地自己呈现;如果不能带来希望,请对诚实的大地和百姓:保持缄默,和你那幽暗的本性(海子——《重建家园》)。
丁亥年,晚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