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植物造园

2018-02-27 10:04:54
  一、引言

造园是一种艺术,属于空间艺术,也是造型艺术。它的发展同各种艺术一样,常走着迂回曲折的道路。当前,一部分园林的建造者和欣赏者正在那里怀古、赞古、仿古,甚至造假古董,只要不离“古”就行。另一部分正向前迈进,欲跟上时代的步伐,只是时快、时慢,徘徊不定。所以不时需要提醒和促进,因为客观的需要太迫切了。

    中外的园林史也就是园林艺术的发展史。回顾起来真象一股风一样,随着时代变换着风格,欧洲文艺复兴时期流行整齐、对称、几何轴线、规则而呆板的形式。到了19世纪初,中国的自然山水园林传到欧洲,以后波及到美国,至今不衰。正如西方人士所说:“中国园林之风”吹跨了西方的古典园林,这是大家都熟悉的史实。

    可是,原来尊为自然式园林的创始者,如今反而在园林中充斥着亭台楼榭,舍植物于不顾,大搞建筑造园,加上假山、雕塑、喷泉,不伦不类,真正人造的自然山水正在逐渐消逝之中。

    发展旅游业,大力建设园林风景是供中国人游览,还是供外国游客猎奇?至今还弄不太清楚。外国游客来到中国,大部分是来看看这个文明古国的风貌。如兵马俑、龙门石佛、明十三陵等等,所以修复这些名胜古迹十分必要。但是大搞“假古董”式的园林,甚至修些新庙,究竟目的何在?不仅国内游客奇怪,外国游客也奇怪。许多建设都能跟上时代的步伐,唯独园林建设仍如此恋栈于古典形式,而且错彩镂金,远远离开了自然之趣。其实中国游人又何尝愿意看那些庙会一样的园林风景呢?

    现在提倡植物造园,可以说是超国际、超时代的人类需要。这不是中国独创的新鲜事,而是为了全人类在地球上生存下去,让子子孙孙生活得更好些。现在提出来已经为时过晚,不能再等闲视之了。环境科学已经清楚地告诉我们,只有用植物创造的环境才是最美好的环境,才是适合人类生态要求的环境,而不是盖庙修菩萨、大搞亭、台、楼、阁。所谓“生态平衡”是指包括人类在内的整个生物界的生态和环境平衡。如今,城市人口密集已经失去了这个平衡,城市环境已经不适于人类生存,由于我们知道的太少,或是还没有不明显的不良感觉,所以很容易否定生态平衡的理论。事实上,一种无形的威胁已经存在,而到现在为止,最有效的解决办法只有依靠植物来缓解。尤其是有几百万人口拥挤着的大城市,不合规格的空气、水、阳光及噪音等,都在威胁着我们。所以如今大谈植物造园,更感到势不宜迟,十分迫切了。

    二、植物造园应是主流

许多大城市附近,留给我们加工利用的自然风景已经很少,现在的城市园林大部分是人工造景,造什么样的景,要达到什么目的?应该弄弄清楚。西方造园家常说“设计预示着目的”,园林设计师们一定也是“意在笔先”,目的为何,应当胸有成竹。

    谈目的不外乎功能与艺术兼顾。正如作曲家一样,无论谱写摇篮曲或进行曲之类的“标题音乐”,还是乐由自取的综合性交响音乐之类的“非标题音乐”,谱写的音符总是不可少的。画家绘出美丽动人的画幅,总离不开调色盘上的各色颜料。造园家在土地上安排各种风景,给人以美的享受,植物材料就像音符和颜料一样,由他灵活地运用。植物的种类如此丰富,乔木、灌木、草花、草坪、水生植物等,因地区和季节不同,吐放着千变万化的色彩,展现出美丽动人的形体和线条。能有什么造园材料能比得上植物?

    从植物可以发挥的功能而论,直接或间接的效果更是十分惊人。只谈过滤灰尘一项,城市公园内大气中的粉尘,每天每平方米为100毫克,而无树的街道竟达850毫克(周本琳1987),相差7.5倍。其他如减少噪音、吸附有害气体、提供新鲜空气、调节气温和湿度等等,也是植物独特的功能,任何亭、台、楼、阁,再灵的菩萨也不会做出这些贡献。英国一位造园家克劳斯顿(b.clauston)说:“园林设计归根结底是植物材料的设计,其目的就是改善人类的生态环境,其他的内容只能在一个有植物的环境中发挥作用”。可见西方国家的园林设计师们的设计思想主流和实际行动的结果,都明确地显示出植物造园的重要,并得到广大民众的赞扬。而我国的造园师们,还仅仅在步其后尘。

    三、植物与时间和空间

任何造型艺术都不像园林艺术那样,敢于用活生生的植物当作造型的材料。它既随时间而变,又在空间不断地增长。所以整个园林不像建筑物那样只顾长、宽、厚三维空间的美,而还需要加上时间的因素,成为“四维”的时空关系,这样就使造园设计师们多了一个需要考虑的因素。

    为了造出植物的美好景观,造园家们要考虑好以下几项任务:

    1.以植物的配置保证符合造园的目的性,满足局部和整体的原定意图。

    2.植物由甲地移到乙地造园,在新环境中既能适应,又能发挥它的新风貌。

    3.植物作为协调环境的艺术品,使游人能从植物材料中得到视觉的美感。

    4.要熟悉土地的有关知识,使植物与土地统一起来,生长良好。土地正如设计师的画布,由他涂抹成四维空间的园景。

    造园是一个又长又慢的过程。设计师从一开始就是造园的指挥者,但是施工完毕,一个新园的外貌并不能令人满意,必须经过一段时间的养护管理,才能表现出设计者的意图。所以一个成功之作,要在若干年后,才能得到正确的评价。但是,时空的积累到什么时候才能令人满意,比任何艺术品都难以定论,何况还有许多可变因素。如:植物的寿命问题、气候、土壤等自然生境的问题、人为的破坏和病虫损伤的问题等,都不可能事先预料到的。正是由于园林工作含有这些特点,对于急于求成的人,不免要用亭、台、楼、阁来占据空间。以非生物体建造园林,只能是徒劳无益的浪费,没有植物的园林就是建筑展览会了。

    植物种植以后,现在的面貌只是过去与将来的一个连锁,只有现在才能把时空联系起来,按设计意图加以发挥。好的设计要预见到植物在时空延续下的变化,并用图纸和文字说明肯定下来,由养护管理者逐渐完成。否则,在施工时,就会乱加修改,养护期间更是随意加减,从而,将设计师的辛勤劳动搞得面目全非。园林工作是土地的利用,所有地面上的改变和添补,都要通过有意识的设计,既充实我们美的欣赏,又科学地为人类排除恶环境的困扰。要尽到这样一个神圣的职责,关键在于联合行动,其中,包括设计者、施工和养护管理者,像接力赛跑一样,把园林中那些有生命的植物,联系它与时空的微妙关系,长期地、耐心地、科学地管理好,让每株植物都做出它应有的贡献。

    美国园林设计研究院院长坦迪(c·tandy)在1973年上任时说过:“人类的未来在每个范畴中,除去更高的工作质量之外,还需要很大的艺术性。园林设计者对园林用地,要能为将来的生活作出贡献,创作出美丽并使人健康的风景。在设计师可以影响的范围内,尽可能地保留和改进地面上的植物,所造的景观不仅是生物生存的保证,而且给人类带来精神上的享受。这是安慰,也是对自然美的感受”。这段话意味深长,值得参考。

    艺术家们都相信美是接近真理的道路。人们通过物质的视觉反应,可以将浑浑噩噩的心灵逐渐上升为理智。园林中的景物大都可供观赏,游人徘徊其中,可提高对物质的再认识,甚至探索到物质的规律,同时也产生物质与人们意识之间交织的美感。许多诗人见物感怀,触景生情,写出美丽动人的诗篇,画家绘出绚丽多采的画幅,这正是园林给予人们的启示。那些艺术形象,艺术的情意,不都是以植物为主角的表演吗?从物质到精神,用园林这个媒介所引起的巨大魅力是无穷无尽的。

    四、乔木是植物中的主角

    许多国家要求自己的国土上乔木成林如英国、日本、联邦德国等都已卓见成效。园林中提出以植物为主角,植物中因乔木的寿命长、功能的发挥和艺术的表现都超过其他类型的植物,所以在植物中尊乔木为主角是应该的。西方国家植物造园有许多成功的经验值得介绍,例如:

    (一)树木的选择和栽植。城市种植乔木的条件差,土壤、空气、水都不如郊区或苗圃,所以在苗圃内已经引种成功的树种,移入城市街道或公园内往往失败。因此,设计者要综合三方面的情况进行种植设计才比较稳妥。一是熟悉该树木在自然生长条件下的生态要求,喜酸、喜碱、喜阴、喜阳、耐性及抗性要弄清楚;二是设计项目中,准备种植这种植物的具体环境如何;三是种植以后的管理条件。这三方面综合考虑后才能选用。而且单株和群体对周围的环境要求也不一样,一般来说,大面积种植的条件要求不太严格。

    选栽树木的年龄、生长速度,直接与种植的空间有关。达到成长的大小,往往需要很多年,这是设计者比较为难之处。按成长的距离种植幼树,空空荡荡,景观稀疏,种植大苗成本高,施工技术上常有困难,大苗的来源也不一定理想,成活率也不如幼树。如果缩短距离,将来争夺空间激烈,必然生长不良。四川某县一个广场上种植广玉兰、雪松,都采用一米一株,县长还说看不见“大树”,设计师的为难之处可以想见。国外处理这类问题,一是不惜工本移植大苗,一是有计划地种植幼树,将来隔一株留一株,株距减半后看起来不致十分空落。

    空间大小与树木的选择,株数的多少及栽种的方式,很有关系。大空间用大型美观的乔木孤植,如雪松、垂柳、像独唱演员一样,可以充分发挥它的体形美;如用中小型乔木或花灌木,必须三五成丛,组成单种的群丛才有观赏效果。过去提倡用多种乔灌木混交成丛的设计手法,由于生态要求不一致,地下地上的竞争强烈,失败的教训很多,不宜采用。小空间宜栽小尺度的乔木,如日本式园林,以小巧著称,他们选生长慢、耐修剪的树种,经常控制它的体形。我国北方在庭院内种植枣树、海棠,夏季摆出盆栽的夹竹桃、石榴和一缸荷花,也觉得比例上很适合。

    树木的色彩美并不限于花朵,如早春的嫩绿幼芽,红色的石楠、喜树、芒果、樟树、女贞、大叶柳等。果实在秋季现出绚丽色彩的,如火棘、花楸、小蘖、沙枣、多花蔷薇、山丁子及各种海棠……不胜枚举。秋季的变色叶,如枫香、槭树、乌桕、银杏、椴树、白蜡、黄栌等种类繁多。枝条和树干的色彩也会给秋冬增加美景,如桦木、红瑞木等。这些随着季节有韵律的变化,也只有植物可以做到。

    (二)功能与美化的统一。古老的园林可以显示出,那里所种植的树种是一个活的生态历史记录。一个新园林的建设,要参考当地的古园林,尽量保留原有的树木,要考虑加进新的树种。无论新的或老的树木,栽植的目的都要从人的生态要求出发,达到功能上最良好的效果。

    人们在游览中或生活及工作中,最直接的感受是树木可以解决的。例如:防风、庇荫、减少日光的辐射等等。设计者要充当游人,心目中要清醒地记得利用树木为游人服务。我国北方城市受西北风的侵袭严重,夏季烈日的灼晒、丑陋的角落需要遮掩……这些地方正是发挥树木功能的场所。既绿化又美化,安排好树木的种植具有长远和现实的意义。

    功能放在首位,然后在某些局部用园艺的手段进行细致地加工,使之增加一些艳丽色彩,吸引游人,例如:利用色彩、体形、线条的对比,将出入口,主要景物(塑像、喷泉之类)的四周,建筑物的正面等地加以美化。这对于设计师来说,并不是一件难事。更重要的是对比的手法在园林中不宜多用,少数景点用色彩丰富的植物加以强调,使游人感到惊讶、突出,甚至流连忘返是完全必要的。

    这样,在一块公共园林的土地上,绝大部分是为了满足功能的需要进行种植,少数地块加以美化成为华丽的场面,这种淡雅、疏旷的风景更符合多样统一的规律。

    (三)地方特色和外来树种的问题。利用本地树种造园,好处很多,苗木来源方便,风土适宜,栽培技术熟悉。同时也能代表当地的特殊景观,如新疆杨、昆明的桉树等(如兰按已驯化多年),很有地方特色。除本地树种之外,是否欢迎外来树种问题,仍存在着争论。实际上要看本地树种是否丰富,还要看自然条件是否严峻。如果外来树种引入后,确实超过本地树种,而且适应性很强,为了实用上的方便,应当赞同这种成功的引种。例如:席卷中国南方的悬铃木,是世界公认的城市优良行道树,确实优点很多。还有近年引入的国外松属植物,在长江以南很受欢迎,再过几十年,人们熟悉了它们的形象和习性,是不是外来树种便无需理会了,在我国分布最广的刺槐,就是一个很好的先例,很少人知道它是美国原产。如果自恃地大物博,自称园林之母而裹足不前,就会在贫乏的植物种类中自我欣赏,设计师们更感到难为“无米之炊”了。

    园林中希望植物形成多样化的景观,也时常要求设计师们向自然界学习(所谓“外师造化”),为此必要提出几点说明以供参考:

    首先,自然界的植物群落出现多样性,并不是偶然的混合或巧合,也不是永远不变的组合,而是一个相对平衡的生态群落。其中的乔、灌、草是如何组合在一起的,植物种类、层次、演替,是如何延续和重复的,设计者应深入地调查、观察和研讨,找出规律才能用在园林设计中去。

    其次,自然界的生态群落包括着多种植物,它们排列成复杂的重复韵律,并含有恰当的比例和尺度,其中蕴蓄着美的原则和规律,同时还有生物科学的依据,这种恰当的组合不能生搬硬套,要仔细地发现当中的含蓄美,消化以后应用。

    最后,需要说明,自然群落中有隙地、有林缘、有分层的下木。它们总是由平衡至不平衡,然后又恢复平衡,一直处在往复地变化和演替之中,只不过周期比较长,我们不易发觉而已。自然界的植物景观是美的,设计师们应该有一定的修养和判断。如果色彩丰富,层次错落有致,常绿、落叶的组合适当、林下林缘的植被丰富等等,可以算是多样性的天然样板了。然后,再按前面两点,作出深入的调查研究,必然会有好的收获。

    当然,自然界也有十分简单的组合,例如:华北山区砾状碱土的典型干旱灌丛“荆条、酸枣群落”,虽然也有淡雅的小蓝花开满山野(如承德避暑山庄的夏季景观),但是当地游人并不以为美。这种“猎奇”的愿望,往往与地方特色的表现背道而驰,设计者刻意模仿的结果会徒劳而无功,这也是需要在此提出的。

    只有人工林,才人为地栽植一个树种,天然林固然很少纯林,但是长期竞争的结果,最后常剩下少数的胜利者(林学上称为“顶极树”)也形成简单而统一的景观,这正说明植物的种间竞争是正常现象,简单的统一是竞争的结局。设计者的主观愿望,往往是造出多样性的人工群落。而从生态的角度分析,种类愈多,矛盾愈大,生存竞争愈为激烈,所以园林植物景观的形成,为了隽永、淡雅、朴素、宁静,种类多了不如少些为好。

   五、植物在空间美学的作用

    (一)植物作为空间的统一者。在线形或带状的空间,建筑物的形相混乱,色彩庞杂,如城市的街道即经常如此。如果用同一种树木串联在一起,既起掩饰作用,又有统一的效果。街景被植物统一起来了。

    (二)植物作为空间的强调者。室外空间须有一个美的中心作为这一空间视线的焦点。这里用植物体形或色彩显示出来,引起人们的注意,强调的作用可以使一个不易引人注意的入口或招牌,变为众目所瞩,吸引人们欣赏。

    (三)植物作为生硬线条的柔化者。建筑的形体时常出现刺目而生硬的线条。植物的形体和质地,比起光秃暴露的建筑显然柔和多变,种植以后,会使这一部分空间和谐而有生气,尤以蔓性植物的效果最佳。

    (四)植物充作景物的指引者。在一个空间里用植物衬托或指引出某个位置上的非生物性景物,使之容易察觉或发现。植物有统一的大小、形状、色泽和质地,但不减弱那个景物的吸引力。例如一个雕塑背后的一排针叶树。

    (五)植物作为空间的协调者。在有建筑物的空间,植物可以使周围环境更为协调,用植物体形重复建筑物的体形,如尖屋顶建筑,配以尖塔形的松柏植物;平屋顶配以人工修剪的平顶灌木或绿篱,显然相得益彰,更为协调。

    (六)作为地形的改造者。地形起伏的园林,可以用乔灌木加强其高耸的感觉,也可以缓和起伏的地势。如集中在突出的高处,山势显然加高,种在低谷,地势即觉平缓。种植位置根据设计的需要而定。

    (七)作为空间的分隔者。根据需要,依靠植物将园林划分为大小的空间,其中可以用人工修剪成各种高度的绿篱,也可用不加修剪的乔灌木,通透或隐蔽可以调整株距来解决。

    (八)作为框景的制造者。引导游人注意欣赏远处的精彩景物,用两组植物遮蔽两侧的视线,形成一幅十分自然的框景。

    以上八个方面是园林空间利用植物美化的常用手法。提出来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