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赵州桥离“世界文化遗产”还有多远

2018-02-27 10:04:54 20
      国家文物局称,规则的变化并不意味着赵州桥“申遗”大门关闭,学者称“申遗”需要资金和智力上支持。
核心提示:

首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世界第十二处、国内唯一一处“国际土木工程历史古迹”,头戴如此璀璨花环的赵州桥,它的“申遗”之路为何却如此举步维艰?赵州桥还能继续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吗?

国家文物局世界遗产处刘华彬副处长说:“1961年国务院公布的首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共有180处,赵州桥位列其中,本身已经阐述清楚了它的文物价值。但是,世界文化遗产除了强调本体的文物价值外,更注重文物所在地的周边环境,如果要申报世界文化遗产,二者不可分割。”

【连线世界遗产处】

  现状和历史环境脱节

赵州桥“申遗”受挫,省市县三级文物部门给出的原因却不尽相同。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昨日,记者就此连线了国家文物局世界遗产处。

国家文物局世界遗产处刘华彬副处长曾多次造访过赵州桥,说起赵州桥的“申遗”资格,他称,这需要请相关专家对照世界文化遗产的7项标准来加以确定。不过,他个人认为,如果仅从赵州桥本身的文物价值来说,他个人觉得问题不大,赵州桥完全有资格去“申遗”。

“1961年国务院公布的首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共有180处,赵州桥位列其中,本身已经阐述清楚了它的文物价值。”刘华彬说,但是,世界文化遗产除了强调本体的文物价值外,更注重文物所在地的周边环境,如果要申报世界文化遗产,二者不可分割。

就赵州桥的周边环境而言,除了河水污染外,当地还以古桥为中心,建了公园、绿地,从世界文化遗产的角度说,它的周边环境已和历史环境不相符了。他没听说专家对赵州桥的“申遗”资格存在分歧和异议。如果有异议和分歧,他猜测也极有可能与赵州桥的周边环境有关。

至于赵州桥的“申遗”前景,刘华彬称,“申遗”规则一直在变化和调整。其中,因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实行限额制,一个国家一年只能申报一项,所以,我国各地开始采取“组群”的方式,以增加入围的概率。但这并不意味着赵州桥不能再单独“申遗”。

  【专家智力支持】

需要政府在资金和智力上支持

国家文物局世界遗产处给出赵州桥“申遗”未果的解释,与石家庄市社会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市委市政府决策咨询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梁勇的观点颇为相似。

梁勇认为,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条件,首先需要基本的遗产基础和必需的文化底蕴。在这方面,赵州桥基本具备,或者说曾经具备。美国土木工程师协会确认赵州桥为“世界土木工程奇迹”,本身已经肯定赵州桥一个建筑物单体的历史价值。

但是,世界文化遗产首先必须是维护原有时代文化生态的遗产。可惜,赵州桥的重修没能维护历史原貌,其次,赵州桥周边的建筑物、构筑物,都没能维护历史时期古代交通文化生态和农业景观。因此,其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任重而道远。

可喜的是,梁勇透露,赵县有关部门已经认识到了规划的重要性,并邀请上海同济大学编制《赵州桥公园规划》。不过,在出席论证和评审会时,包括他在内的不少专家都极力否定了这份规划。他个人认为,如果按照这个城市公园式的规划,赵州桥及其周边环境就会被葬送,赵州桥就永远不可能再“申遗”。

作为建议,他呼吁要从申请世界文化遗产的高度,去规划赵州桥及其周边旅游资源配置。重要的是恢复以赵州桥为主体的古代交通和农业环境,以达到申请世界文化遗产的条件。

赵州桥“申遗”任重道远,说明其“申遗”之路并非山穷水尽。那么,围绕这一目标,我们该怎样去做?还有哪些方面需要我们加以改进呢?

“我也非常希望'天下第一桥'能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梁勇说,但是,赵州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不是天方夜谭,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需要政府在资金和智力上加以支持。

梁勇说,赵州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不仅是赵县当地政府的事,也应是石家庄市乃至河北省的工作。由于对历史文化环境的复原规划需要钱,恢复历史文化景观需要钱,所以,没有政府的高度重视和资金支撑,“申遗”工作就会寸步难行。

其次,“申遗”是一项细思、缜密的系统过程,这个过程也离不开足够的智力支持。如果没有国家世界文化遗产专家委员会和专家库专家的指导,不对照世界文化遗产的标准去集思广益,并加以改进,“申遗”工作的结果,可能会和冲击世界文化遗产的目标背道而驰。

具体来说,梁勇建议,赵州桥“申遗”,必须有大跨度的恢复历史文化环境的规划,将永通桥的冶河环境与安济桥的洨河环境整合起来,按照修旧如旧的原则,恢复赵州古代交通设施景观与周边农业文明的环境,拆除一切视觉范围内现代人工建筑物和构筑物,李春、怀丙等与赵州桥有关的历史人物的塑像,应该与安济桥保持足够距离,周边一些乱七八糟的建筑物,应该重新规划,复建一系列古代交通和农业文明的景观建筑,为申请世界文化遗产提供保障。

“赵州桥'申遗'的过程,还会是一次提高市民文化认同感和归属感的思想启蒙的过程。”梁勇说,石家庄应该借助赵州桥等遗产的申遗活动,激发石家庄市民热爱家乡,关注文化的热情,尤其是激发各级公务员对当地文化底蕴的认知和关爱的热情。试想,一个连这座城市的文化都不了解、不热爱的人,何以愿意为这座城市奋斗终生呢?

【政协委员声音】

自己的“宝”不能当成“草”

去年初,在政协石家庄市第十届委员会第四次会议期间,石家庄市民族文化发展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市政协委员王书波曾提交提案,建议赵州桥“申遗”。如今,一年过去了,赵州桥依然与国家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无缘。分析原因,王月波委员认为,石家庄的“申遗”工作存在着被动,宣传不够,文化资源的保护开发尚待整合、提炼。

“没有文化底蕴的城市是没有'灵魂'的城市。”王月波委员说,没有文化参与的经济发展,不会有充足的后劲和竞争力。赵州桥是浸洒民族智慧的结晶,独具魅力的历史文化遗产,堪称世界石拱桥梁的鼻祖,是镌刻在世界桥梁史上的一座闪光耀眼的丰碑。它本来可以成为这一张世界级“城市名片”,为经济发展服务,但是,至今没有打造好,她实感遗憾。

遗憾之下,让人更不明白的是,自己的东西,自己没有信心,思想不统一,甚至自己否定它。为此,王月波委员呼吁有关部门尽快达成共识,不能单纯把赵州桥看成是石家庄的、河北的、中国的,它应是中华民族的,民族的就是世界的。它希望把赵州桥当做中华民族文化百花园一朵光彩夺目的奇葩,在通过大量细致的国家级论证基础上,充满信心地去打造它,认真扎实做好各项基础工作,相信“申遗”工作一定会成功。

  【讨论参与】

贾先生:支持赵州桥继续“申遗”。这项工作仅靠个别人呼吁是不够,政府应该重视,应该把它摆上议事日程,弄清差距,然后量全市之力去实现这一目标。

陈先生:赵州桥的名字在全国都响当当的,奇怪为什么这么多年赵州桥“申遗”都没弄成!从原因分析上可以看出来,文物部门对赵州桥“申遗”没成功的原因恐怕都没搞清楚呢。

丁女士:赵州桥就是石家庄的“城市名片”,希望它能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链接】

赵州桥春秋

安济桥,又名赵州桥,俗称大石桥,地理位置:河北省赵县城南2公里洨河上。

荣誉:现存最早的单孔敞肩石拱桥,世界第一座空腹式石拱桥,国务院公布的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美国土木工程学会命名的世界第十二处、国内唯一一处“国际土木工程历史古迹”。

安济桥始建于开皇后期至大业初(593~605),由隋朝工匠李春设计建造,是世界上现存最早的单孔敞肩石拱桥。

安济桥建成投入使用200年后,即唐朝德宗贞元八年(792),大水冲坏了北桥台西侧护桥坟岸,桥上小拱也攲斜崩落。于当年即速补石重砌,并“补植栏柱”以还原貌。这是有记载的第一次修缮。

之后至宋英宗治平三年(1066),安济桥桥台石攲斜,于是安济桥第二次修缮。此后,安济桥在500年内没有做过修缮,直到明嘉靖年间(1522~1566),安济桥连续进行了三次修缮,主要是更换了桥面石,修筑了南北码头以及栏板柱脚,并仿旧龙兽图案栏板复制了部分石栏,还增加了一些新的故事形象石栏板。其中,第五次修缮可能还修补了大桥拱券。

明万历二十三年(1597),安济桥进行第六次修缮,可能也修补了部分拱券。清代,安济桥进行第七次修缮,具体修缮内容不详。

1933年,我国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率领有关专家和工作人员,对安济桥的基础进行了勘测,并写报告,绘制了实测图。

解放后,1956-1958年,国家拨专款30万对安济桥进行抢救性修缮,修缮后的安济桥基本上保持了隋代的原始风貌。这次修缮由我国著名桥梁泰斗茅以升主持,工程完工后,茅以升撰文《安济桥》,此文后被收入中学课本,赵州桥的名字传遍大江南北。

值得一提的是,赵州桥建成千百年来,经历了10次水灾,8次战乱和多次地震,特别是1963年洪水和1966年邢台发生的7.6级地震,邢台距这里有40多公里,这里也有四点几级地震,赵州桥都没有被破坏。著名桥梁专家茅以升说,先不管桥的内部结构,仅就它能够存在1400多年就说明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