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明园:我建故我在还是我废故我在

2018-02-27 10:04:54 13

在是否应该修复圆明园的调查中,超过十万的网友反对修复,占了投票人数的大半。

——人民网

我已经向国务院写报告,希望国务院制止横店募捐行动。我的主张是恢复十分之一的建筑,把圆明园在保护中利用起来。

——中国圆明园学会第一任副会长汪之力

在横店建圆明园纯属商业行为,有劳民伤财之嫌。圆明园最大的价值,就是这片废墟。应当使其发挥国耻纪念的作用。

——国家文物局顾问、文物保护专家谢辰生

横店建圆明园的资金是企业自筹经费,横店复建对北京的圆明园遗址毫发无损,反倒能够督促相关部门尽快协调各方意见,对荒废已久的圆明园遗址有所作为。

——中国圆明园学会某人士

横店复建圆明园可以让人更深刻地领悟它的文化内涵和艺术魅力。但从历史的角度来讲,研究、重现圆明园的重心,仍然应该放在原址上,并应对其进行局部修复。

——艺术家陆伟

中国历代园林古迹无数,很少有一处像圆明园这样始终站在关注和争议的风口浪尖。

守住废墟,还是光复盛况?原址修整,还是异地复建?纷纷扰扰的声音,让圆明园在2007年的这个300岁生日,过得着实不清静(相关报道详见2007年10月29日本报文化周刊《300岁圆明园一声叹息》)。

近日,以横店社团经济企业联合会为名的发起方正式宣布已筹集建设资金11.6亿元,将在5年内按圆明园历史实景1:1重建一个占地6156亩的“圆明新园”,总投资将达200亿元。

几乎与此同时,主张对圆明园遗址进行整治的“修整派”,终于力压主张维持现状的“废墟派”,促成了圆明园六大景区治理工程在12月19日的启动。

而截至12月24日,在人民网文化频道“修复圆明园论战如火如荼,您如何看待?”的网上调查中,有超过10万的网友反对修复,占了投票人数的大半。

始建于1707年的圆明园,历时一个半世纪基本建成,花费了无数的人力和亿万两的白银,它集中国古代造园艺术之大成,汇聚了中国最有代表性的园林景观、建筑和部分西洋建筑的精华,是中国举世无双的皇家御苑和当之无愧的“世界园林之王”。1860年,在抢掠了圆明园内的诸多珍贵藏品后,英法联军将其付之一炬。1900年,再度遭八国联军抢劫和毁灭,目前圆明园仅存少量断壁残垣。

一个园子的繁华和荒芜,一旦被烙上民族兴盛与屈辱的痕迹,也便紧紧拴住了国人的目光与情感。

中国圆明园学会第一任副会长、95岁的汪之力先生,在得知横店重建圆明园、并将在全国范围内募集建设资金的消息后,表示坚决反对。他说:“单独的一个地方怎么能以圆明园的名义,利用人们的爱国心理公开募捐?!他们的商业行为,不应由全国人民为其付出代价,而且外地各方面条件受到限制,说是重建,终将搞得不伦不类。我已经向国务院写报告,希望国务院制止其募捐。”

国家文物局顾问、文物保护专家谢辰生对此有相同看法,他认为在横店建圆明园纯属商业行为,有劳民伤财之嫌。

而中国圆明园学会一位人士则认为,横店建圆明园的资金是企业自筹经费,更重要的是,横店复建对北京的圆明园遗址毫发无损,反倒可能形成一定的有利保护。比如这次大张旗鼓的复建能够督促相关部门尽快成立专项机构,协调政府、民间、学术界各方意见,尽早得出统一的说法,对荒废已久的圆明园遗址有所作为。

事实上,早在横店投资重建圆明园之前,已有一些专家提出“异地复建”的主张。多年致力于圆明园西洋楼等遗址资料研究的艺术家陆伟提出,圆明园在作为民族耻辱象征的同时,经常被淡化掉它本身的艺术价值,但目前我国历史上的皇家园林艺术正处于失传、失落的状态,而要振兴这些艺术,只有史料是不够的。这次横店复建圆明园可以提供一定的灵感来源,切身感受到圆明园的辉煌,才能让人更深刻地领悟它的文化内涵和艺术魅力。

同时他又表示,如果从历史的角度来讲,研究、重现圆明园的重心仍然应该放在原址上,并应对其进行局部修复。对于一些人关于“修复圆明园会使国人忘记历史”的质疑,他认为历史已经载入史册、进入中国人的血液,不会因修复圆明园而轻易忘记。而局部复建的意义不仅在于景观展示,还能展出收藏的部分文物,并且是在圆明园建筑遗迹荒废地,根据专家分析,通过具体勘测尽力恢复建筑原貌。至于像西洋楼这样具有代表性和教育意义的建筑,应当保留其遗址。

目前圆明园遗址公园按照《圆明园大遗址保护工程》规划,已启动九州清晏、正觉寺、含经堂遗址、长春园宫门、圆明园北园、绮春园东南围墙等6个景区的治理工程。对于此次的原址修整,各方意见也不尽相同。

汪之力认为,对于圆明园遗址,如果只是让其以废墟的姿态静静躺在那里,结果只能是圆明园彻底荒废,或是游客穿着龙袍在里面嬉笑照相的完全娱乐化,这与圆明园的性质矛盾。他一再强调:“我的主张是恢复十分之一的建筑,把圆明园在保护中利用起来。”

而谢辰生对此有不同观点,他认为,圆明园本身的情况我们目前还没有完全搞清楚,那么“任何的修建都是破坏”。在他看来,最重要的文物就是遗址本身,圆明园最大的价值就是这片废墟,国人应当了解、研究并保护它,使其发挥国耻纪念的作用。

“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让遗址静静躺在那里,然后把它地下、地表的布局勘测清楚,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研究圆明园的真实面貌。否则不要说是异地复建,就是在原址上局部复建我都反对。”谢辰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