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怎样设计城市以收获最好的城市生态系统?

2018-02-27 10:04:54

图片关键词

1839年,公共健康专家JF默里在《布莱克伍德爱丁堡杂志》上发表了“伦敦之肺”一文。那时候,城市居民喜欢开放、绿色空间的益处。默里描述了伦敦公园的益处,可以在大都市中锻炼、呼吸新鲜空气、获得健康效益、热爱生活。

根据职业、教育、卫生保健和社会交流等,居住在城市里能获得无数个益处。但是都市生活也有问题:尤其是城市环境能对心理和生理健康施加压力,因为城市环境嘈杂、被污染、拥挤和炎热。

生物学家越来越多的把注意力转移到城市区域上,努力找到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他们的工作就是向我们展示怎样设计城市来获得城市生活的所有益处,减少缺陷。

  公共服务

城市生物学家正在思考我们怎样能增强城市生活的“生态系统服务”。人们广泛认识城市生态系统如公园、保护区和水道——能为人们提供必要的服务,如温度调节、空气净化、降低噪音、人类幸福、碳储存(地上和地下)、水渗透、农业生产、授粉和害虫防治。

当然,除了这些服务,还有所谓的伤害如噪音污染和高温,这些都与开放空间相关。例如,一些人发现春天清晨的鸟叫声能影响他们的睡眠模式或者当授粉高频期时,他们会得花粉症。

基于对生态系统及其提供的服务的了解,生物学家现在正集中研究城市规划的中心问题:城市应该这样设计,让密集和紧凑的城市化空间与独立、大型和连续的绿色空间并存(被称为土地节约的一种方法)吗?或者,土地节约——紧凑的绿色空间遍及整个城市扩张中是否合适?

  新研究——节约型绿地规划设计

埃克塞特大学和日本北海道大学研究员的最新研究发现土地节约是维持大部分生态系统的最有效方法。但是他们也认识到一定程度的土地节约是必要的,尤其当涉及到对我们的健康有益的生态系统服务。

高质量的绿色空间能提供重要的健康效益以及“文化生态系统服务”,如娱乐、精神和宗教财富、教育、文化遗产、灵感、社会聚集和文化多样性。如果一个城市想要获得这些服务,它需要这样设计,让人们能够快速、简单地接近绿色空间,成为他们日常活动的一部分。

这项研究的学者总结到确保开发和绿色空间的最优分配是采取自上而下、政策引导的方式。改变一个城市的设计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是从经验上看,我们能做到。

共享还是节约?

1909年,建筑师约翰•纳西(John Nash)开始设计伦敦的摄政公园,如今依然保留着他的许多设计。1858年,弗莱德里克?欧姆斯特德(Frederick Olmsted)赢得了纽约中心中央公园的设计竞赛。18世纪70年代,奥斯曼男爵——负责巴黎的重建——想要把布伦森林(forest of Boulonge)与温森斯森林(forest of Vincennes)结合起来,构成城市周边的绿带。

这些都是土地节约的例子,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当城市在重建过程中,这些绿色空间就被改造了。

土地节约的最新案例是柏林的300公顷的滕珀尔霍夫机场。这个区域被标记成开发区域,但是2014年5月,公众投票要保留它,改造成一个大型、开放的绿色空间。这个国营的滕珀尔霍夫项目的负责人Ingo Gräning表示:“没有其他的城市能把自己的开放空间当作珍宝的。”

当然,不是所有的城市都有足够的土地作为开放空间。在建筑密集的城市如香港,就不会有建造大型开放空间的机会。柏林是一个例外——许多城市不会选择拆掉一个大型公园建造一个建筑稠密的区域,而且在多种情况下,将许多小型的公园和花园融合成一个大型的绿色区域也是不可行的。许多都依靠一个城市的历史和地形,所以土地节约不是每个区域的正确选择。

埃比尼泽•霍华德——第一个现代城市规划理论家——认识到了这一点,他在1898年发起了花园城市活动。他的目标是把自然的效益带回给城市居民,在城市中加入紧凑的绿色区域和小型的公园。第一批展现霍华德土地节约思想的例子依然能够在英国的韦林和莱奇沃斯中看到。

所以当问我们哪个方法最好时,没有明确的答案。土地节约和土地共享哪个更有效依赖于其区域背景;像该区域的土地类型和现有的开发这样的因素都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但是毫无疑问城市会从城市生态系统提供的服务中受益,而土地节约和土地共享都是提供这些益处的重要方式。

高银锋/译

原文链接:http://gizmodo.com/how-should-we-design-cities-to-make-the-most-of-urban-e-1729761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