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旧圆明园相继宣布重建引发争议——圆明园重建争论由来已久

2018-02-27 10:04:54 11
修复曾经的繁华胜景,还是保留真实的断壁残垣?对于传统历史遗存该采取何种方式保护,一直是文物界内部纠缠不清的问题。而最近,一南一北两则关于圆明园重建的消息,则将这一争议演变成态度截然对立的公共话题。

  新旧圆明园相继宣布重建

浙江一家民间团体——横店三农促进会27日向新华社记者独家透露,将于2008年2月18日启动异地重建圆明园的社会公募。

与此同时,北京的圆明园遗址公园正“悄然动工”,九州清晏、正觉寺等景区将在2008年奥运会前“胜景再现”。

横店三农促进会异地重建圆明园的发起人徐文荣说,工程预计总投资200亿元人民币,计划通过民间筹资的方式获得。重建的地址也已选定,就是位于浙江横店镇西面的一片荒山荒坡——其山水的地形布局和圆明园遗址极为相近。重建工程总占地面积6165亩,将按照圆明园的实景1∶1恢复。

他说,目前横店三农促进会已获得社会筹资11.6亿元。整个建设工程可望于2008年正式进入项目实施阶段,并计划在5年内完成建设,于2013年正式开放。

另一方面,在北京,以“恢复部分古建”为目的的《圆明园遗址公园规划》,公布已有7年,近段时间,其重建工程一直在低调进行中。

圆明园新闻发言人、副研究馆员宗天亮证实,正在实施的重建工程包括九州清晏、正觉寺、含经堂遗址、长春园宫门、圆明园北园、绮春园东南围墙等,大约占到圆明园遗址总量的1/10,约17000平方米。其中长春园宫门复建项目已通过专家论证,各项必备的手续已经全部办完,将于2008年上半年复建完成。

宗天亮还称,这项耗资近9000万元的工程计划在2008年奥运会前完工,届时,这座曾经的“万园之园”可望部分再现当年胜景。

  主“守”派:遗址是历史的最佳见证

两项圆明园修复工程引发的争议,是有关部门始料未及的。

人民网的一项关于圆明园重修的网络调查,截至27日已有超过18万人参与。调查显示,有59.2%的投票者不支持重建圆明园,认为圆明园的断壁残垣是历史的见证,应保护好古迹原貌;有39.8%的人支持重建或部分修复,其主要理由是能更好地弘扬传统文化,警示后人,在发展中保护圆明园;还有1%的人觉得无所谓。

中国社科院研究院学者叶廷芳公开撰文表达其“保留废墟”的立场,对重建给予了严厉批评。他在文章中写道:“我之所以认为圆明园遗址这片废墟是不可触动的,是因为她承载着中华民族最屈辱的那段历史——从一个强大的国家沦为连国门都守不住、甚至连自己的一座美好园林都保护不了的'半殖民地'的历史。”

一位网友说,在圆明园的遗址上制造“赝品”,是对文物和原址的破坏,换个地方新建的圆明园则完全是个假古董。他说:“2002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第二十二条明确规定,不可移动文物已经全部毁坏的,应当实施遗址保护,不得在原址重建。我们应该维护法律的尊严。”

还有网民则将此事上升到国民精神层面的缺憾上,称新旧圆明园的重建,是以传统甚至伪传统博取“优势”。他说,残破也好,耻辱的见证也好,本身就是真实和价值所在,根本不需要人工的装点。

还有人对这一复古工程惊人的投入和重建者的动机提出了质疑,认为重建倡导者此举不过是为了吸引眼球或为了后世留名。国家文物局顾问、文物保护专家谢辰生认为,重建有劳民伤财之嫌。与其投入如此巨大的资金用于重建,不如将这笔钱用到更需要的地方。

主“建”派:重建有百益而无一害

圆明园遗址的管理单位相关负责人表示,由于历史原因,圆明园遗址在很长时间内曾被很多单位侵占,导致遗址破坏严重。1980年,园中清帝处理政务的正大光明殿,甚至成了海淀垃圾总站。

今天的圆明园虽然已经逐步清理了占地单位,但植物配置、山形水系和建筑仍然凌乱。从圆明园南门进园,人们的第一印象就是出租皇帝服装照相的小摊,第二个印象则是毫无章法的植物群落。由于缺乏系统的保护,如今的圆明园不仅寻不到“万园之园”的一点痕迹,而且与当年遭英法联军和八国联军两次抢掠之后的模样相去甚远。

这位负责人说,对八大景点的复建,至少能够让圆明园做到和过去“神似”。这对国人铭记国耻,开展爱国主义教育有百益而无一害。

记者注意到,生活在横店的人,显然更能坦然接受一座超大规模的园林即将在这里建设的事实。“横店人可以无中生有建起一座和北京故宫一模一样的明清宫苑,可以按照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重建清明上河图景区,可以1∶1建造天安门,可以在一片废墟上建起亚洲最大的影视拍摄基地,为什么就不能再建一个圆明园呢?”一些横店人反问。

中国文物学会会长罗哲文也表示,横店作为中国知名的影视旅游景区和亚洲最大的影视拍摄基地,利用当地的荒山、荒坡再造一个圆明园无可厚非。其筹资渠道和操作方式没有违背商业操作原则,更没有损害遗址,无可指责。而中国圆明园学会一位人士也认为,横店异地重建圆明园的资金来自民间自筹,更重要的是,复建不会对北京的圆明园遗址造成不可逆转的损坏。

多年致力于圆明园遗址资料研究的艺术家陆伟提出,横店复建圆明园,将在这个有“百工之乡”美誉的地方集聚起一大批能工巧匠,可为这一辉煌建筑艺术的再现提供灵感和建筑经验,对遗址本身的修复重建具有积极意义。

保护意识在争议中提升

事实上,关于圆明园是否应该重建的争论由来已久。历史上,大致可划分为两派意见,即“废墟派”和“整修派”。

“整修派”和“废墟派”之间的辩论旷日持久,终究没有形成定论。此次原址和异地分别宣布重建,让300岁的圆明园在纷争中再度走入国人视线。

“国人对圆明园的了解还少得可怜。”今年73岁的徐文荣举例说,不仅是普通百姓,连一些历史学家此前都错误地以为圆明园是被八国联军一把火烧掉的。事实却是,1860年,英法联军进入圆明园大肆抢掠并放火,毁坏了多数建筑。1900年,八国联军再度入园抢劫和焚烧,使圆明园的建筑和树木遭到彻底毁灭。

这位把重建一个和过去一模一样的圆明园作为此生夙愿的老人说,他希望重建风波能够普及国人对圆明园相关知识和过往历史的了解,提升官方和百姓对圆明园遗址的进一步保护和重视。

无论如何,圆明园的重建问题已经超越文物保护专业范畴,即使不能达成一致,但由此引发的全社会对圆明园以及整个传统文化保护的关注,却是值得庆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