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苏州园林博物馆——徜徉在自然与艺术之间

2018-02-27 10:04:54 11
2007年3月1日,该报人文版首期推出“苏州新建私家园林”专题,探讨中国古典情怀如何与现代生活融洽互动:现代社会,人与自然割裂、艺术与生活分离让人身心交瘁,私家园林的建造,延续了数千年的传统梦寻。

2007年底,苏州园林博物馆新馆开放,咫尺之内再造乾坤,四方游人趋之若鹜,关于园林的梦想与追寻在这一时刻发酵释放:社会在飞速发展,时代在大步向前,但我们的心徜徉在自然与艺术之间……

看园林,咫尺方圆见乾坤

2007年12月4日,苏州园博新馆撩开了面纱,占地4000多平方米的展厅分序厅、历史厅、艺术厅、文化厅和传承厅等几部分。

走进大门,抬眼便见一面古朴的砖墙,一幅大型砖雕《吴中佳构》综合展现了园林的亭台楼阁景观,厚重的历史感顿时扑面而来,把人们一下子带进了悠远古朴的历史星空。

沿坡右行,来到序厅。眼前一幅李可染所画拙政园部分水廊图景的双面绣,一根根丝线勾勒出拙政园的神韵,右面是松、竹、梅水墨画,清淡素雅,古典意蕴盎然。前行,来到序厅第二间,这里首先是世界造园体系的介绍,和西亚体系、欧洲体系相比,中国体系散点布局、自由灵活、不拘一格,着重显示自然之美以及人与自然的亲近和融合。其次是对比展示以皇家园林、私家园林、寺观园林为主体的中国园林三个分支。在规模宏伟、富丽堂皇的皇家园林,朴实简练、雅致幽静的寺观园林之中,苏州私家园林布局紧凑、古朴淡雅、追求天人合一境界的特色更加鲜明。序厅的第三部分展现了清代造园的场景:通过126个栩栩如生的小人的动作神态,可以清晰地看到相地、立基、树屋、油漆、叠山等园林建造的全过程:这边是亭、台、楼、阁,一些工人正在马不停蹄地搬运家具、粉刷墙面;那边则是“毛坯房”,工人们有的雕刻花窗、有的漆刷廊柱、有的吊石搭山……古人寓艺术于劳动之中,充满了生命的陶醉与张力。

从序厅进入历史厅之前,先要通过一段长廊,墙外就是拙政园,一棵高大的银杏树倚墙而立,金黄色的叶子随风飘落,撒落在长廊旁的小径绿茵上,黄绿相间,鲜艳夺目。而站在历史厅的门口,落地玻璃分明映出了那株银杏的满树灿烂,园林的借景手法在此得到了活学活用。历史厅从春秋时的姑苏台说起,详细介绍了苏州园林的历史,颇有历史纵深感。

园林艺术厅被称为“核心厅”,详细展示了叠山、理水、花木、建筑等造园手法:按1:40比例做出来的拙政园中西部模型、网师园“云冈”仿制品、叠山石材、家具精品等。值得注意的是,建筑厅内,半成品的长廊,展示了油漆、铺瓦的过程,戗角、斗拱等充分展示了造园工匠的精湛手艺,红酸枝的拙政园浮翠阁、老红木的网师园濯缨阁……每一件都值得细细品味。

除了造园艺术,文化内涵也是园林的独特性所在。馆内新辟了专门的文化厅,通过剖析园林与文人、哲学、文学、书画、碑刻、赏石、民俗的渊源,展示了苏州园林的博大精深。比如乾隆手书的匾额、文人书写的对联等。紫檀木的留园林泉耆硕之馆模型也在此展示,作为压轴,不仅一梁一柱均按园林营造法做出,而且馆内的桌椅、屏风无不按比例原样复制。最后是园林传承厅,苏州园林远及海内外的主要工程等,在此一目了然。

馆内的展品并不仅仅局限在几个厅内,那些博物馆建筑本身的构成部分或点缀品,同时也是园林元素的展品。比如各种各样的门和窗,苏州园林里最精致的花窗——网师园蹈和馆三扇鸡翅木的花窗就被搬了进来。在走廊过道旁还有意留出了许多小天井,里面的园林小品也是展品,各有出处,拙政园的“海棠春坞”、留园的“古木交柯”等等经典景观都可见到。

细看之下,园林的手法还隐在博物馆的布局之中:各展厅的分布摒弃了中轴、对称等通常做法,通过游廊的连接,形成曲径通幽、峰回路转、移步换景的参观线路,“移景”、“取景”、“借景”等苏州园林的造景手法时时可见。

读园林,细微之处耐思量

园博馆馆长蒋方根说,苏州园博馆不仅仅是把苏州园林的经典放在其中,而是希望通过“拆解园林”,把园林文化内涵简单化、普及化,呈现出一部园林史。他说:“很多对园林不是很了解的人,可能会认为苏州园林都差不多,无非就是小桥流水、花花草草。其实,苏州园林各有不同,我们希望通过介绍和展示,让他们从中熟悉园林、品味园林、欣赏园林。”

细微之处见意境,展馆中部的花园完整地复制了留园的一个庭院,涵盖了假山、花木、铺地、盆景等造园元素,其间透露的园林文化内涵和意境情趣,值得细细品味欣赏。来自甘肃的梁艳女士看惯了西北塞上风光的粗犷,甫一见江南园林的细腻,激动不已,手中的相机闪个不停。她深有感触地说:“对我们地处西北的人来说,江南永远令人向往,而园林集中体现了江南的婉约与雅致,如梦境一般。”而在花木扶疏的园林景致面前,来自上海的年轻白领周瑶停住了脚步。她意犹未尽:“对置身水泥森林的人们来说,园林是永恒的向往,能让人卸下工作的压力,摆脱都市的喧嚣,沉浸在自然的怀抱里。”

游客中有不少老人,他们步履蹒跚,有的还拄着拐杖。70多岁的刘老先生带着孙女看了整整一下午。他告诉记者:“我祖上也盖过园林,后来虽然园子没了,但我对园林的印象却无法抹去。现在年纪大了,不怎么走动了,但我心里总是想着园林!”小孙女也很开心:“这里可好玩了,我还能自己动手盖园林呢。”原来,博物馆内专设了一个游戏厅,有兴趣的游客可以自己动手在电脑上“造”一个园林。

正说着,面前来了一个艺术家采风团,来自全国的作家、画家济济一堂,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作家指着面前一片一片的园林风景,兴致勃勃地为记者讲解起来:“古典园林说到底是古代文人的生活追求、审美情趣、人生态度的集中体现,在这个时代,重温古典意境,对我们的心灵来说,是最好的慰藉。”

  品园林,意蕴悠然望南山

徜徉在园林博物馆,置身于婉约雅致的写意山水间,喧嚣的红尘渐渐隐退,无论是声、光、电的渲染,还是亭、台、楼、阁的点缀,历史的园林、现实的园林、想象的园林一时间拆解成眼前灵动活泼的自然与古典元素,生机盎然地弥漫在粗鄙浮躁的心胸间,犹如一抹冬日暖阳,悄无声息地抚慰着脆弱的神经。溪桥、松窗、菊篱,听琴、弈棋、品茶……园林生活是中国人心中永远挥之不去的文化情结,社会在飞速发展,时代在大步向前,但我们的心多么渴望停留,停留在悠悠南山间,停留在那一刻的闲情逸致中。

叠山、理水、花木、建筑,园林与哲学、宗教、文学、书画、碑刻、赏石、民俗等各个方面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其背后是意蕴悠悠的传统文化的精、气、神。遥想古代,一个官员厌倦倾轧而退居田园,一个文人失意仕途而寄情山水……园林成为他们人生最真诚、最艺术的寄托之所,在灿烂的星空中,园林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见证了生活状态的枝枝节节,见证了文化传承的点点滴滴。因而,在这个园林博物馆里,我们触摸历史的一丝丝声息,宛若听到了愈走愈近的脚步声。

当我们整天蜗居在高悬半空的公寓里,沉浸在滥情的肥皂剧中,或者被“捆绑”在三尺见方的办公间里,陶醉在无穷无尽的网络神话中,我们或许不知道,现代化许诺我们无穷尽的绚烂图景,也在悄悄地把我们变得麻木庸碌,于是,无论是灯红酒绿的繁华街头,还是夸张俗套的私人空间,在或冷漠消沉或阳光矫情的面孔背后,在或优雅娴静或夸张摆酷的举止之间,现代人早已陷入巨大的物质之网与精神失措的无物之阵,整天被形而下的琐屑或所谓宏大叙事所纠缠,这个时候,我们烦躁不安,满脸烟灰之色,更可怜的是,我们已经无处可逃。

于是,我们才能够理解,为何一座园林博物馆刚刚开馆,一下子就吸引了这么多的游客,尽管那些陈列只是一些园林模型,或者一些虚拟园林生活图景,但这一切足以把人们带入那个曾经或未曾经历的梦境,追寻哪怕是一分一秒的停留。园博馆内有这样一句话,“美丽,历经两千年不曾改变”,对我们的心灵来说,那些来自传统与自然的生命力永远不会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