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观规划能否破局?

2018-02-27 10:04:54 11
——今年伊始,北京房山区石花洞景区将选择5个~6个废弃矿山,在被掏空的矿山基址基础上建立矿山博览公园。
——开滦国家矿山公园于2007年12月在河北省唐山市开工建设,具有百年历史的开滦集团采矿遗迹成为该公园的主题和特色。
许多城市中的矿井在经过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持续开采之后,煤炭资源已经枯竭或将陷入枯竭的窘境,矿区常年污染的地区环境及日渐萧条的经济,限制了城市空间布局和城市经济的发展,成为城市中的“孤岛”,矿区未来的发展和命运关系着城市的未来,那么面对矿城衰竭产生的诸多问题,社会各界是采取置之不理的态度,任其衰败下去?还是政府、企业及开发商积极合作,将废弃土地重新规划,纳入城市的整体布局发展之中?
近年来,资源日渐枯竭的矿区已成为越来越多政府和学者关注的对象,唐山市南湖公园塌陷区景观规划是目前国内较为成功的案例,所以许多城市开始选择像房山这样的废弃矿井,通过景观设计对废弃工业广场及其周边塌陷土地进行规划修复。
■现实困境:矿区枯竭问题层出不穷
前不久,德国波恩大学城市规划博士、中国矿业大学建筑工程学院常江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讲到,所谓“矿业城市”,简言之是指以当地或所辖地区的矿产资源开发为基础,向社会提供矿产品及其延伸加工产品,在一定时期内使人口集聚到一定程度而形成的特定行政区域。
矿业城市既有一般城市作为社会经济区域发展中心的功能,又由于对矿产资源的强依赖性而受资源耗竭的制约,表现出独特的发展规律。
根据统计,我国有矿业城市(镇)426座,涉及人口多达3亿,其中资源枯竭城市47个,占总量的11%;440多个矿山进入资源枯竭期,面临闭矿危险;由采矿形成的废弃地达2.3万平方公里。然而,矿区闭矿所带来的问题不仅仅局限于大量污染的废弃土地,由此引发的一系列社会、经济、生态问题更严重的制约了城市的发展。
常江告诉记者,在我国甚至在国外的发达国家,以矿业为经济支撑发展起来的城市无一例外的面临着矿产资源不可再生的问题,许多地方目前已经出现或者即将出现资源枯竭的难题,城市亟须转型。这些城市的经济发展往往以煤炭等采矿产业为主,产业结构较为单一,矿业资源的枯竭致使相关产业遭受严重打击。除此之外,污染的生态环境、大量的失业人口、激烈的工农矛盾、灰暗的区域形象、高级人才的流失和缺失等问题都困绕着当地乃至整个城市的进一步发展。
常江表达了自己回国以后的深刻感触:“污浊的空气,污染的水体,充满煤灰的土壤,是目前关闭煤矿区环境的真实写照,这种状况该由企业来负责吗?企业单方是否有能力负责?所以衰竭矿区问题的解决,需要社会各方的关注和努力!”
我国每年有相当大数量的矿区因资源枯竭而被迫关闭。以徐州为例,该市共有18个采煤矿区,目前已有3个年产在120万吨以上的大矿井关闭,最近又有两个矿井关停,数年之后将有4个~5个矿井陷入困境。按照徐州市现有规划,4个矿井位于四环之内,体系相对独立的矿区对城市整体发展的影响是显而易见,常江认为,矿业城市要实现可持续发展,这些问题必须解决。
■典型案例
景观规划使鲁尔工业区再生
在众多资源日渐枯竭的矿区中,工业废弃地的治理和再开发,是矿区所在城市社会经济全面发展首要解决的问题。在采访中,常江教授以德国鲁尔工业区的发展为例向记者作了介绍。
鲁尔区原以生产煤和钢铁为主,作为德国的工业心脏,它曾为德国的工业化发展做出巨大贡献,但是到了上个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由于受到国际市场的冲击,当地的钢铁业和煤炭业迅速衰落,从而遗留下大量的工业废弃地,严重破坏了当地的环境。
时任德国总理布朗特曾提出一个口号——“我们要让鲁尔区的水清起来,要让鲁尔区的天蓝起来”,这一口号至今让人们耳熟能详。德国人也就是从那时开始对鲁尔区的环境进行治理的,如今,那些曾经破败不堪的工业场地已经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环境优美的公园绿地、特殊氛围的产业园区、舒适的高档居住区。
常江告诉记者,鲁尔区环境得到明显改善,场地的景观规划功不可没。鲁尔社区协会即现在的鲁尔区域协会机构,成立于上个世纪60年代,这一机构负责该区的区域景观规划,所做项目中最为著名当属埃姆舍河公园,规划沿埃姆舍河进行了雨污分流和河岸重造,使鲁尔区的水体环境彻底改变。另外,沿埃姆舍河的工业城市在区域规划的引导下进行了“工业遗产之路”的联合开发,对位于城市中心或边缘的工业废弃地进行改造,如将露天开采矿坑改造为主题大地艺术作品,形成以之为中心的自然保护区,围绕煤炭的生产过程保留原有工业设备并赋予新的功能……目前鲁尔区继续通过对原采矿基地的整治和矿区景观的重塑,延续当地的工业文化并培植工业旅游线路,促进工业城市的成功转型。
受鲁尔区及其他发达国家矿区成功改造开发的启发,我国目前许多城市开始探索矿业城市发展的新思路,将景观规划和矿区生态恢复结合起来,进行矿区环境重建。常江告诉记者,这种方式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70年代后期开始的土地复垦。经过几十年的发展,目前,我国土地复垦所包含的内容已经更加广泛了,而不是仅仅停留所谓的“挖深垫浅”,即将深的地方变做鱼塘,浅的地方变为农田。
到上个世纪90年代后期,我国有学者开始提出要对矿区景观生态进行重建,比如淮南矿务局,因为其所属众多矿区都位于城市之中,停产后大面积的塌陷坑导致矿区井下积水严重,目前,他们正在考虑如何使这些积水重新利用,回归城市。
另外,唐山市的小南湖突破人们传统观念,将大面积的塌陷土地进行景观规划并纳入城市规划体系,作为城市绿地空间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成为市民休闲的天然场所。一方面,由于长期闲置产生的新生动植物寻找到新的生活空间,另一方面该区域内的水体和植物也会促进当地小气候的良性循环,进而直接改善整个城市的生态环境,提升城市的综合生活品质。
■专家建议
景观规划须涵盖七大元素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目前,对于景观生态规划在城市工业闲置地块改造中所起的作用已经受到众多人士的认可,一些城市也在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希望借助景观规划重现矿区生机。
针对这种现象,常江指出,景观生态规划对矿区环境恢复带来的积极影响是应该肯定的,但是地方政府在操作过程中不能就景观而谈景观,不能只注重景观设计的技术手段和最终视觉效果,而忽略了对当地闭矿产生的实际问题的有效解决,政府和各界必须对当地的社会、经济、环境问题进行综合统筹考虑。
常江告诉记者,除了要对已经破坏的环境进行修复之外,还应该对将要被破坏的景观进行保护和塑造。
常江认为,景观生态规划必须考虑7大要素,即人、动物、植物、水、土、气候、空气,一个都不能少,还要综合统筹这些要素,哪些存在问题?哪些需要改变?然后才能谈到景观规划的问题。
就拿规划中常出现的“廊道设计”来说,其实需要涉及到的因素有很多,如果连当地动物的数量都不清楚,那么设计出的廊道存在的可行性就会大大降低。对于矿区景观生态的修复,尤其艰难,因为之前受破坏程度很深,很多数据不好把握,需要设计者多方深入了解。
除此之外,常江建议说,景观规划设计不必拘泥于形式,毕竟国情和地域都有不同,景观规划应该是基于利用的一种保护,任何设计只要在前期对相关要素进行有效分析,对当地环境进行综合评价,都能够慢慢地塑造起自己的特色。
常江进一步指出,景观生态规划只是矿区环境修复的其中一种手段。矿业城市要想实现可持续发展,关键在于做好规划。而且这个规划不仅仅是一般意义上的城市规划,应是一种意义更为广泛的区域规划。因为矿区一般处于城乡结合部,周边是乡村,却紧邻城市,通常按照城市的管理模式来管理,这就直接导致了矿区、城市、乡村发展的相对独立性和相互依托性。
以徐州市贾汪区为例,当地一个年产120万吨的煤矿矿井关闭之后,原来城市、矿区、乡村三者的依托没有了,人们只能另寻出路,出现了矿散人撤的现象,留下了一个烂摊子无人处理。
常江认为,如果能够站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即从资源开发、资源保护、城乡结合这三方面考虑制定综合规划,那么很多问题都可以得以解决和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