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称中华文化标志城应建在曲阜 济宁改称曲阜

2018-02-27 10:04:54 4
 在昨天下午“弘扬齐鲁文化,建设文化强省”的主题座谈会上,正在参加省政协十届一次会议的委员和特邀嘉宾,一块勾画了中华文化标志城的明天。中华文化标志城应该怎么建,在建设中应该注意哪些问题?…… 委员们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华文化标志城


建在曲阜更合适

“文化标志关系到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信仰理念的坚定性,它的意义是深远的。所谓文化标志,是把一个民族特有的文化理念或者说信念,转化为固体形象的艺术创造,使它成为一个民族心目中的神圣物。”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曾振宇对中华文化标志城建设非常期待,但是他觉得中华文化标志城选址在九龙山,似乎有待商榷。

“通常同一文化区域人民认同的文化标志物,大多集中在有相当历史的文化中心城市,如罗马作为基督教文化的中心,麦加是伊斯兰教文化的中心,耶路撒冷作为伊斯兰教、犹太教、基督教的文化圣地,集中拥有众多信徒认同的文化标志物,从而成为朝拜的圣地。”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主干是儒学,孔子的老家、儒学的发源地是曲阜,中华文化标志城应以曲阜为中心,对曲阜城市规划重新规划与建设,而不是在九龙山建新城。

他还建议借中华文化标志城建设的机会,把济宁市改为曲阜市。他曾经在美国讲学,一个小时讲座,留半个小时给人提问。结果在孔子是济宁的还是曲阜的这个问题上,解释了半天,人家才明白。“原来,在海外,人们只知道曲阜而很少知道济宁,以济宁统辖曲阜,在文化上和影响力上很不相称。因此,是不是可以借此机会,将山东省行政区划作一调整?”

  曲阜尼山可建孔子博物馆

“我们能不能在孔子出生地尼山建一尊孔子像,下面设博物馆?”省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张树骅,又提出了一个新的点子。“孔子像最好高168米,尼山下建立孔子博物馆,使它成为曲阜的'四孔'。博物馆建成后,可以把孔子的生平和主要思想、以及他的主要业绩纳入进去,使它成为一个教育人们的主要基地和世界上的一大景观”。

张树骅委员认为孔子博物馆建成后,可以使大家受到深刻的伦理道德教育,学会怎样做人、怎样行事、怎样处理好各种关系,如何为构建和谐社会贡献自己的力量,又可以进一步传承中国的优秀传统文化,进一步凝聚大家的爱国、爱集体、爱人民之心,为把中国建设成为现代化的国家而奋斗,而且通过这种形式,可以使海外进一步了解中国的历史,了解中国传统文化在社会发展中对经济、政治、文化所起到的重大推动作用以及对世界所起到桥梁作用,另外,可以带动旅游业和文化产业的发展。孔子博物馆的建立,对于招商引资、带动山东和国家的经济发展起到重大的作用。孔子像的竖立可以成为中华文化标志城的一座主要标志。

标志城要有网络平台

山东大学文学院教授盛玉麒提出在建设中华文化标志城的时候,能不能建一个“全球孔子文化资源网络传播平台”作为其重点项目?

他说,“中华文化标志城”工程是我国文化建设的“三峡工程”,是一项具有弘扬传统文化、凝聚全球华人向心力和寻根情结的“民心工程”。该工程能够落户我省,是对我省独特的“齐鲁文化”资源现代价值的充分认同。因此,应当在“中华文化标志城”系统工程中,深入挖掘整合“齐鲁文化”的精神核心与最佳载体形式,把“全球孔子文化资源网络传播平台”作为“中华文化标志城”的重点项目,调动整合全省力量、优化组合已有资源、避免重复劳动,既快又好地创建中华文化标志“网络传播平台”。

为更好地完成这一工程,他建议省委宣传部、文化厅、教育厅、信息产业厅、新闻出版局等协调组成省级专家组,作为研究的咨询顾问机构,帮助协调省内外网络、影视、广电、大众传媒等,实现资源共享,避免重复劳动和开发所造成的浪费;帮助协调广告、动漫、多媒体公司、企业的技术力量,采用横向联合的方式,实现资源整合、共建共享;提供平台和帮助,联络和协调境外华人组织和团体的资源和力量,拓展国际化合作研究和发展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