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规划”之台州案例

2018-02-27 10:04:54 5
1、背景

台州市位于浙江中部沿海,市域陆地面积9413平方公里,人口546万。市区1536平方公里是本研究的主要范围,由椒江、路桥、黄岩3个区位核心构成,空间上呈三足之势,现状市区城镇户籍人口65.7万。

台州市属亚热带季风气候区,台风和洪涝灾害频繁。区域内有丰富的山林景观,三个建成区围绕的绿心是台州自然景观的一大特色;境内大小河流有700多条,河塘水网密布,湿地丰富。在漫长的农耕时代,因为其对农耕环境的生态意义,这个山林与水网景观系统一直得到良好的呵护并被编织入乡土景观之中。

台州文化景观丰富,包括宗教文化景观、海塘水闸等工程设施景观、历史建筑和街区等。黄岩蜜桔是独特自然条件和千百年来人类活动的共同产物,大片的柑橘园成为一大乡土景观特色.

八十年代以来,台州经济快速增长,是目前中国市场经济和城市化最活跃的地区之一,是中小企业集群发展的典型。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城市扩张基本上由单一经济发展所推动,混乱的城市扩张使大地景观丧失生态的完整性和地域特色。

2 、目标和方法

通过“反规划”途径,建立一个生态基础设施(ei),来保障关键的自然和文化过程的安全和健康,维护大地景观的生态完整性和地域特色,并为城市居民提供持续的生态服务。这个ei将作为区域和城市规划设计的基础,并引导和框限城市的空间形态和格局。

“反规划”是应对中国快速的城市进程,和在市场经济下城市无序扩张的一种物质空间的规划途径(俞孔坚、李迪华,2002,2003)。“反规划”不是不规划,也不是反对规划,它是一种景观规划途径,本质上讲是一种通过优先进行不建设区域的控制,来进行城市空间规划的方法。“反规划”远远不是绿地优先的概念。在当今中国的城市与土地忧患背景下,作者之所以用“反规划”概念,不但希望能把一些相关学科的最新发展,更主要的是想传达更丰富的含义,包括以下四个方面:
第一,反思城市状态:它表达了对我国城市和城市发展中一些系统性问题的一种反思;
第二,反思传统规划方法论:它表达了对我国几十年来实行的传统规划方法的反思;
第三,逆向的规划程序:首先以生命土地的健康和安全的名义和以持久的公共利益的名义,而不是从眼前城市土地开发的需要出发来做规划。
第四,负的规划成果:在提供给决策者的规划成果上体现的是一个强制性的不发展区域,构成城市发展的“底”,即:生态基础设施,它定义了未来城市空间形态,并为市场经济下的城市开发松绑。

生态基础设施通过三个尺度来建立:宏观,中观,微观。

这三个尺度上的ei规划和设计分别与城市发展建设规划(“正规划”)的总体规划和城镇体系规划阶段、分区规划和控制性规划阶段、以及修建性详细规划等各个阶段相对应(表1),并分别成为各个建设规划阶段的基础。

表1“反规划”与“正规划”的空间关系 table-1 comparisons between conventional approach and negative planning
尺度 反规划 (区域和城市ei规划) 正规划 (城乡建设物质空间规划)
宏观 (>100平方公里) 区域ei总体规划:在什么地方不可建设。引导和框限城市整体空间格局 城镇体系规划和城市总体规划:在什么地方建设什么
中观 (>10平方公里) 如何控制不建设区域和景观元素,包括:(1)城市分区ei;(2)主要ei元素,如生态廊道的控制性规划。作为建立城市内部结构和进行形态控制的基础。 分区规划和控制性详细规划:如何进行建设
微观 (<10平方公里) 地段ei修建性规划和设计: 包括(1)通过地段城市综合设计,使区域和城市ei的服务功能导入城市机体内部;(2)进行ei的局部设计以最大发挥ei的服务功能,作为地段城市土地利用的基础 城市地段控制性规划和修建性详细规划:建设成什么样子

3、基于ei的台州城市空间发展格局

3.1 宏观:ei总体规划及基于ei的城市总体空间发展格局

这一阶段对应“正规划”的总体规划和城镇体系规划阶段。主要内容是在区域尺度上,通过景观过程的分析和景观安全格局(security pattern, 简称sp)的判别,综合自然、生物和人文过程的安全格局建立区域ei。形态上呈现为完整、连续的景观网络,它们在整体上维护着多种过程的安全和健康,为城市提供可持续的生态服务,包括免受洪涝灾害、保障多样化的生物和生命过程、可持续的遗产保护和游憩体验以及良好的视觉体验。具体步骤包括:
第一步,确定主要的景观过程;
第二步,针对以上各种过程,建立景观安全格局(sp);
第三步,宏观区域ei的整合;
第四步,基于不同水平的ei,进行城市发展空间格局的情景模拟
第五步,比较评价多种城市发展空间格局的效益和可行性,并选择适宜格局。

3.1.1 确定主要的景观过程,它们是区域ei所要保障目标

根据台州的自然和人文过程的特点,区域ei的建立,主要考虑维护下列过程的安全:
(1) 非生物过程:洪水和雨洪管理;
(2) 生物过程:生物多样性保护;
(3)文化过程:包括乡土文化遗产和文化景观保护和游憩过程。

3.1.2 建立景观安全格局

(1)洪水安全格局

本工作强调:在不设防洪堤坝的前提下,如何避免洪水灾害和进行雨洪管理。通过水文过程的模拟,判别洪水安全格局,它们由关键性的低洼地、湿地、河流网络和湖泊、潜在的湿地和滞洪区构成。基于不同的安全水平,形成三种防洪安全格局:
低安全水平洪水sp,10年一遇的洪水淹没区;
中安全水平洪水sp,20年一遇的洪水淹没区;
高安全水平洪水sp,50年一遇的洪水淹没区。

(2)生物多样性保护安全格局

通过选择指示物种,基于地形和地物图,进行适宜性分析,判别现状和潜在的栖息地。同时,利用gis模型和运用景观生态学原理,分析栖息地之间的关系,规划一个景观生态网路,这便是一个对生物多样性保护具有关键意义的景观安全格局。
基于不同的生物保护安全水平,形成三种生物多样性保护景观安全格局:
低安全水平生物多样性保护sp,保护最基本的指示物种栖息地;
中安全水平生物多样性保护sp,保护现有栖息地并建立相互之间的联系;
高安全水平生物多样性保护sp,同时保护现有和潜在栖息地,并建立相互之间的联系。

(3)文化遗产景观安全格局

通过遗产廊道和遗产景观网络、以及建立线形文化线路方式来进行遗产点的保护对维护和利用乡土景观具有高效性。在台州案例中,被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的和没有被列为保护单位的乡土文化景观都应成为遗产保护的对象(源)。基于空间阻力(与地形和地物有关),建立遗产地之间的空间联系,形成一个以游憩和教育为目的的文化遗产网络。
基于不同的遗产保护安全水平,形成三种遗产保护安全格局:
低安全水平遗产保护sp,使每个孤立的遗产点都能得到最低限度的保护;
中安全水平遗产保护sp,保护每个遗产点,并建立相互之间的联系,形成遗产景观网路;
高安全水平遗产保护sp,保护每个遗产点,并建立足够的缓冲地带,同时建立相互之间的联系,形成遗产景观网路。

(4)游憩景观安全格局

本研究中,游憩被当作人在景观中需要克服阻力的一个过程,湿地、森林、水体和文化景观是游憩活动的源或吸引物。基于这些景观元素的游憩价值评价和可达性、以及游憩源之间的空间联系,建立游憩景观安全格局。基于不同的游憩资源保护目标和游憩环境水平(安全水平),形成三种游憩景观安全格局,并在此基础上,规划游憩网络:
低安全游憩sp,每个孤立的游憩源都能得到保护,并能到达;
中安全游憩sp,每个孤立的游憩源都能得到保护,并能到达,同时建立相互之间的连续通道,形成一个游憩景观网络;
高安全游憩sp,将所有游憩源联系在一起,并通过建立更大范围的缓冲区,形成一个更为理想的游憩景观网络。

3.1.3 宏观区域ei的整合

区域ei是通过将洪水安全格局、生物保护安全格局、文化遗产保护安全格局以及游憩景观安全格局叠加整合而成的。根据安全水平的不同,形成低、中、高三种质量的ei方案。它们将指导城市空间扩展并成为城市空间形态的基本框限。

3.1.4 基于ei的城市发展空间格局情景模拟

以三种不同水平的ei作为不可建设的刚性框架,定义出城市发展建设的“答案空间”,借助gis 技术对城市的空间扩张进行模拟,得到三种模式:

(1) 蔓延改良式(图-09):这是相对于没有ei框限下的城市空间蔓延模式而言的,是建立在低安全水平ei上的城市空间扩张格局。基本形态为在城市建筑和硬地基底上,镶嵌着一个绿色的、连续的生态网络。在这种模式下,城市的可建设空间足以容纳500万人口,也就是说,只要能保护好基本的ei,即使台州市从目前的65.7万城镇人口扩大到500万人(接近目前547万的市域总人口),台州市区域景观的生态完整性和地域特色能得到最低限度的维持,每个市民能持续获得较低限度的生态服务。

(2) 组团式:建立在中等安全水平ei上的城市空间扩张格局。基本形态为在城市建筑和硬地基底上,镶嵌着一个绿色的、连续的、更为完整的生态网络;建成区被绿色切割成黄岩和椒江-路桥两大组团,以及一些小组团。在这种模式下,城市的最大人口容量是300万,仍然远远高于以往城市总体规划的估计2010年的90万, 2020的130万和2030年的150万。所以,建立在中等ei基础上的城市不但能够完全满足长远的城市发展需求,而且内能有一个较为理想的区域ei,给每个城市居民提供持续的、良好的生态服务。

(3) 分散式:基于高质量ei的城市空间扩张格局。基本形态为在绿色的自然系统基底上,分散着城市建筑群.在这种模式下,城市的最大人口容量是200多万,仍然高于城市发展可能达到的人口数.所以,建立在高标准ei基础上的城市仍然具有可能性,是一个自然基质中的理想城市.但这并不是说这种城市模式是最好的,因为,它必须同时受到社会经济标准的检验.

3.1.5 比较多种城市发展空间格局的效益和可行性,并选择适宜格局

对上述三种城市空间发展格局进行多目标的比较,除了检验其对“反规划”所优先考虑的四种过程的保障程度外,还需检验城市空间格局对交通和其他它市政基础设施的经济性,以及城市运转的经济性等关键方面进行比较评价。评价通过组织专家和决策者进行。最后,基于综合的评价和可行性比较,选择基于中标准ei的组团式。 这是一个具有良好ei、生态环境和经济效益相对均衡的发展模式。中标准ei因此也将作为一个绿线控制的“负规划”,体现为具有法律效应的区域ei的绿线进入立法程序。同时,进一步的技术工作是制定规划管理导则来使区域ei付诸实施。

3.2 中观:ei的控制性规划

在中观尺度上制定ei的控制性规划,它们将作为城市建设分区规划和城市地段控制性规划的先决条件,主要内容分为两种情况:

(1)在城市或城市分区尺度上(10平方公里以上),在总体ei基础上,对ei的分布作进一步的明确,包括明确ei的具体位置、控制范围(划定绿线)、各个ei局部的主要功能、可干预的程度及方式,并制定相应的实施导则以指导地段的保护和建设设计。

(2)对总体ei的构成元素,特别是ei廊道(包括生态廊道、遗产廊道、游憩廊道)或斑块,根据其总体功能和结构要求进行控制性规划,以明确具体位置、控制范围和可干预的程度和方式。并制定相应的实施导则以指导地段的设计。

在台州案例中,分别对三个城市分区制定了分区ei控制性规划和导则;并制定了四条典型廊道(椒江、永宁江、西江和洪家场浦)的控制性规划和性导则。本文着重展示其中的永宁江廊道的控制性规划。这是一条兼有防洪、生物保护、遗产保护、游憩等多种功能的廊道。廊道的控制以沿江的景观分类为基础,根据每一地段的地形、植被、农业及文化遗产、城市未来发展的关系以及功能需要为目标,分别制定规划导则,这一导则将作为微观城市土地开发和ei管理的前提条件。

3.3 微观:ei及基于ei的地段城市设计

探讨如何将区域和中观尺度上ei的生态服务功能,导引到城市肌理内部,让ei的各种服务功能惠及每一个城市居民,并检验“反规划”途径的可行性及其与现行城市土地开发模式的兼容性。微观ei将作为城市建设的修建性详细规划的依据。范围一般在10平方公里以下的具体地段或ei的局部(表-1)。

局部ei的详细设计案例见已建成的永宁江生态恢复工程,本文只介绍基于ei的城市地段土地开发模式。所选的特定地段位于永宁江两岸的城市边缘, 永宁江是主要一条的区域ei廊道。遵循中观尺度上关于该廊道的管理和设计导则,探讨“反规划”理念下,在该地段进行城市土地利用的多种可能性,得出三种可能的模式:片层模式,网格模式,水乡模式。

每个模式都有各自的特点,但同时都有一个共同点,即它们都是建立在一个完整的ei之上的,它们从微观尺度上注解了基于“反规划”和ei定义城市空间形态的多种可能性。它们将提供给决策者和开发商参考。

4 、结论与讨论

“反规划”不是简单的“绿地优先”,更不是反对规划,而是一种应对快速城市化和城市发展不确定性条件下如何进行城市空间发展的系统途径;与通常的“人口-性质-布局”的规划方法相反,“反规划”强调生命土地的完整性和地域景观的真实性是城市发展的基础。台州案例表明,地球上有足够的地方进行城市建设,我们没有必要与洪水过程争空间,也完全可以给生物、文化遗产以及游憩活动以更多的空间;我们甚至可以不用盲目的牺牲更多的土地来地保护这些自然和人文过程及遗产,我们更需要通过解读土地,精明地为这些过程和资源建立综合的、安全高效的格局或战略性的结构(ei),然后在这些ei定义的答案空间里进行城市开发;我们也完全可以谨慎地使用,甚至不用工程措施(如河流的裁弯曲直、水泥堤岸防洪工程),来保障城市的生态安全。实现生态与人文理想的城市,有赖于科学和道义的结合。规划的科学性源于对城市发展的不确定性的把握,而道义则体现在对生命土地的关怀,包括对土地上的非生物过程、生物过程、地域的历史文化过程的关怀。

500){this.width=500}" border=0>
规划完善生物多样性保护安全格局
500){this.width=500}" border=0>
文化遗产保护安全格局
500){this.width=500}" border=0>
游憩景观安全格局
500){this.width=500}" border=0>
区域生态基础设施
500){this.width=500}" border=0>
城市增长情景:蔓延改良式,基于低安全水平e1的城市空间发展格局,能最大容纳500万人口,并能保障关键的景观格局使城市获得基本的生态服务
500){this.width=500}" border=0>
城市增长情景:分散式,基于高安全水平的e1
500){this.width=500}" border=0>
中观:e1廊道设计导则
500){this.width=500}" border=0>
微观:基于e1的城市开发模式,网络模式
500){this.width=500}" border=0>
微观:基于e1的城市开发模式,水乡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