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建筑的创新与摒弃

2018-02-27 10:04:54 5
   无人怀疑近百年的建筑——20世纪的建筑历史即是现代建筑发展的历史,现代建筑思维更是源于经典建筑的精华,对此,我们可以创新,但是绝对不能摒弃。
从1851年第一幢全钢结构,英国水晶宫的建造揭开了现代建筑的序幕。在19世纪建筑技术革命性的发展和钢材、砼等新材料的运用,使有关建筑所有的想法都似乎成为可能,自古罗马时代维持鲁威所设立的“坚固、实用和美观”三位一体的建筑美学基本得到了新的诠释。新技术拓展的平面使这个时代的建筑师重新去认识建筑本身的内涵。当代著名的建筑评论家弗兰普顿说过“现代建筑的历史不仅是建筑自身物质意义上的,也是对其重新认识和争辩的历史。”现代建筑思维的建立、争辩和发展不仅可以说是贯穿整个20世纪,而且仍然在发展和进步。
一次大战之后,以格罗皮乌斯及其同事在包豪斯的教学和设计实践为标志,在德国、法国、荷兰乃至俄国,先锋派们的建筑设计实验导致各种现代建筑成果层出不穷,1925年前后,现代建筑运动已达到蓬勃发展的势头,并经此席卷整个欧洲,同时逐渐影响世界各地,很快影响到当时亚洲半封建半殖民地国家——中国。
这个世纪比以往任何一百年都创造了更多的主义和风格:从构成主义到表现主义,从功能主义、国际风格到新的粗野主义、后现代主义和解构主义;产生了许多派别,对建筑观念提出了挑战,对建筑思维进行了不懈地探索,如芝加哥学派、维也纳学派、未来学派、包豪斯学派等;因此也造就了一代又一代的杰出又个性鲜明的天才建筑师,他们的名字因他们的作品和思想点亮了整个现代建筑百余年旅程。
可以说,20世纪的建筑在新技术的带动下不断更新,以一种充满刺激和挑战、令人激动的艺术形式又重新回到人们的视野和生活里,各种经典建筑的精华融化在各种创作中。由于社会、经济和文化之间的冲击,建筑在一定意义上超越了其结果本身,它代表了新的生活观念和时尚。就这百年建筑的发展所带来的影响正是法国著名建筑师勒·柯布西耶提出的社会工程学所致力追求的目标,也是人类社会自古以来永恒的心愿。
纵观现代时期所产生的具有代表性的建筑,不论形式流派如何,立意如何,手法怎样,去掉现象看本质都能发现经典建筑的文脉时隐时现,随着人类社会发展脉搏的韵律而动,忠实地重复着一些建筑本质上的基本思想。
20世纪经典建筑物是比较具纪念性的,是以其独特的原创性,或理论或形式,给后人带来无限想象力和启蒙意识的代表性建筑,它们带来了一个时代的开始,也让我们看到了过去时代经典精髓的延续。
结构和建筑设备作为暴露和装饰元素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中,对强调历史文脉的巴黎城是“不可思议”的,而后又被大众所接受。古罗马用石材创造了完美,现代人力图用其引以为荣新式建材创造“机器美”。
“有机建筑理论”的代表作,其最成功之处是强调砼运用及其建筑造型与周围自然风景紧密结合,创造了另一片独特的风景。与中国古代园林在建筑思维上有异曲同工之妙。虽然地域和历史反差很强烈,但在追求人和自然关系上是不谋而合的。
“少就是多”,建筑史最出名的宣言代表作。密斯说过“当技术实现了它的真正使命,它就升华为艺术。”
现代建筑实际是我们建立起一种建筑形式风格的概念,“现代建筑”有别于当时盛行的具有复古主义思想的折衷主义建筑,包括“中国固有式”建筑以及集仿西方历史上各种形式的西洋建筑,它以形式自由、造型简洁、注重功能、经济合理,没有装饰或少量装饰的特点而成为时代的新风格。同时它又绵延了人类历史的文脉,从思想上继承了许多人类社会的宝贵元素并深入精髓,在发展的过程中不时出现并时有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