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后的私塾先生——朱执中和他的学生们

2018-02-27 10:04:54 7

图/秦军校(深圳)+杜殿文(北京)

[秦军校
人文摄影家
新客家人。1983年开始发表摄影作品,始终怀着极大的兴趣,继续关注着终将演变或消失的中国人文景观和中原地区风俗民情及汉民族的一些传统文化。曾出版《婚俗与丧俗》大型纪实摄影集、《红白喜事》摄影画册。《终结小脚—中国妇女缠足考》图文书等。现任中国图书出版社有限公司社长,定居广东深圳。]

[p湖南岳阳平江五峰私塾,老先生朱执中和他的学生。[图:秦军校]

说起私塾,人们马上会联想到懵懂的小孩、老气的先生,还有“啪啪”打手板的声音。2004年,当湖南最后一个私塾——岳阳市平江县五峰私塾84岁的老先生宣布“封馆弃教”以后,中国最后一批私塾永远地消失了。

2004年12月6日,我驱车1000多公里从深圳到湖南平江县五角村和高坪村,去看望并拍摄了80岁的朱执中老先生和83岁的彭熊滨老先生(现已去世)。这两位老先生是我国目前仅存的教私塾的前辈,彭老先生因耳聋且年事已高已彻底闭塾(不再教私塾),而朱执中老先生也将在2004年年底闭塾。此组照片拍摄的是朱老先生和他最后的弟子。

平江私塾复起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最鼎盛时一个自然村平均有一二所,多的有五六所。近些年,随着“教老书的”先生相继辞世,平江私塾的数量开始下降。

在平江,私塾教育被称为“教老书”。在过去的年代是个很平常的事情,四乡几乎都有教老书的,越是偏僻的山区,教老书的就越多。私塾的课本大致有《三字经》、《论语》、《孟子》甚至《左传》,以四书五经居多。很有意思的是,在朱执中老先生的课本中有他自己编的东西,如天文、望雨、岁时、朝廷、文臣、武职、祖孙父子、兄弟、夫妇、叔侄、师生、朋友宾主、婚姻、女子、老幼寿诞、身体、衣服、人事、珍宝等条目,分别解说,有的条目配有问答题。

朱执中老先生办的私塾,其实是同村里一幢低矮的旧农舍——三间用土砖砌成的老房子,前两间住着先生和家人,后一间就是先生教书、学生读书的课堂。从外面看,私塾先生的家与普通农舍几乎没有什么两样,甚至更显简陋,这也说明私塾先生并非是农村中的富裕一族。据村民介绍,朱执中先生的私塾收费不高:每月30元,加一斤米;后来一斤米不收了。“有些家庭富有的,往往多给一些。也有一些读了书缴不起学费的,那也就算了。乡里乡亲的,给不给钱都无所谓。”

上私塾的学生年龄有二、三十岁的,也有十三、四岁的不等。主要是那些失去了进一步深造机会,进入社会,年龄又较小的学生。其中大部分是初中毕业生,也有个别小学生或高中生。小学生主要是假期来作短期学习的。大家念起书来摇头晃脑,七嘴八舌,朗朗书声交织一片。

进入二十一世纪,假如有人告诉你,在中国的某一个地方,还能找到旧式的私塾,你可能不信,但这是真的。

[五峰私塾外的山路,湖南省平江县南江镇五角村[图:杜殿文]]

[p湖南岳阳平江五峰私塾,教书的老先生朱执中[图:秦军校]]

[q业余时间朱先生在卧室内看书[图:杜殿文]]

[q天冷时,朱执中经常在厨房烤火[图:杜殿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