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文化思潮的变迁看当代中国景观设计

2018-02-27 10:04:54 4
尽管思潮的发展更多的作用于建筑设计,但对当代中国景观设计也有着现实的意义。 

西方设计思潮大体经历了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和正在讨论的新现代主义的过程,其中还包括风格派、结构主义、解构主义等各种流派,呈现出一种纷纭复杂的现象。现代主义理论的基础是形式追随功能,强调理性、纯粹、秩序,少即是多。后现代主义理论强调建筑的复杂性与矛盾性,但最终演化为历史符号和图案的简单拼贴,多反而变成了少。目前全球化的环境与能源危机使得设计回归功能与理性本体,并关注生态与可持续发展问题。 

起源于20世纪20年代的现代主义运动,是由工业革命及其后果决定的。现代主义建筑在工业化和都市化强烈冲击下,在批判传统与道德观念的重建中产生,有一定的社会主义理想和符合大机器生产的功能主义理想。它最深刻的代表是柯布西耶的基本建筑和理论,它反常规、反传统,具有颠覆性和创造性,其人道主义立场,功能主义和机器美学的理论深远地影响了现代主义建筑进程。现代主义景观设计在50年代的“哈佛革命”后形成,将功能作为设计的起点,从而使景观摆脱了某种美丽的图案或风景画式的先验主义,得以与场地和时代的现实状况相适应,赋予了景观设计以理性和更大的创作自由。 

对当代景观设计而言,现代主义理论在某种程度上是对中国景观现状的批判。首先,对传统风格的批判是现代主义的一个重要特征,马歇尔·布鲁尔说:“现代运动的事业是连接外表与真实之间鸿沟的桥梁。这鸿沟被拓宽,是通过那些历史的虚假性,通过那种时代风格的陈腐原则,或是通过努力维持那些旧时代逐渐被废弃的文化(造成的)”。西方古典风格曾被现代主义所彻底废弃,却以更加奢华的形式出现在当代的中国城市景观中。现代主义运动的另一个特征是人道主义立场,初期的现代主义受欧洲高涨的社会主义运动的影响,注重普通劳动者的居住问题,这在柯布西耶的《走向新建筑》一书中有着明确的体现,“现代的建筑关心住宅,为普通而平常的人关心普通而平常的建筑,它任凭宫殿倒塌,这是一个时代的标志。”这种人道主义立场批判了当前中国城市景观中呈现的以审美为先导,忽视普通人的景观体验的现象。 

发生在上个世纪70年代的西方环境与能源危机从某种意义上改变了西方的思维方式,跨越了技术与科学的层面,把人类与自然的关系定位为社会发展首要考虑的因素。这一时期的西方设计理论,首先是对西方自身的理性和初期现代性的反思与批判,同时又有不信任折衷的后现代主义各种流派,呈现出新现代主义的特征。这一阶段,景观设计学直接参与进来,以1969年麦克哈格发表的“设计遵从自然”理论为标志,某种程度上影响了这一时期设计理论的发展。同时,麦克哈格的这一理论超越了结构主义景观大师丹凯利的“设计是生活”的理念,将景观设计学提升到处理人与自然的关系上来,也使景观设计在应对人类与自然的危机中发挥了比建筑学更大的优势。与此同时,生态学对建筑景观实践产生了影响,出现了生态建筑和景观生态规划理论,90年代出现的可持续发展观念,导致了设计方法的改变,人们从设计思潮的讨论转向基于实践的理论研究。 

环境与能源危机对正处在工业现代化进程中的当代中国而言,比后工业时代的欧美国家要严峻的多,并且在超城市化进程中呈现加剧的趋势。 

生态学和可持续发展观念的缺乏使大部分景观行为构成了对自然和乡村资源的掠夺。生态学家威廉·巴勒斯曾在上世纪70年代说:“付出绿色,把你为了金钱偷来的绿色还回去,你为了你的绿色生意出卖了以土地为生的人民,只为凳上第一艘伪装的救生艇——将绿色还给鲜花、丛林、河流和天空。”这似乎也是对当前中国某些景观现象的真实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