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史记》中的园林文化

2018-02-27 10:04:54 5
《史记》是一部总结中华三千多年古代文明的百科全书,除了囊括孔子所致力于的诗、书、礼、乐之外,还包括政治、经济、军事、教育、民族以及天文、地理、医学、科技等。其中《史记》也记述了古代园林发生发展的历史及其所取得的辉煌成就。我国古代的园林是为统治阶级享受而建造起来的,绝大多数园林都设在城内或近郊,园内建有大量的离宫别馆和亭台楼阁等建筑。此外,为了满足统治者身居闹市而有林泉之乐的要求,园内要开池堆山,创造出山水之美和林野之趣。虽然中国古代园林是专供统治者娱乐的,但却有很高的文化价值,在世界园林史上,独树一帜。据司马迁记载,中国独特的园林艺术发端于商、周两代,初步成熟于秦汉时代。这些传统的园林艺术对当今园林的建设发展有着很好的借鉴意义。通过对《史记》中关于园林记载的初步分析,园林大概分为先秦苑囿和秦汉园林。

1 先秦苑囿

1.1 沙丘苑:《史记》中记载的中国古代最早的园林。《史记•殷本纪》:帝纣王“益广沙丘苑台,多取野兽飞鸟置其中,慢于鬼神。大就乐戏于沙丘,以酒为池,悬肉为林,使男女倮逐其间,为长夜之饮”。沙丘苑在今河北广宗西北大平台,当建于殷纣王之前。殷纣王进行了大规模的扩建,园内当建有不少离宫别馆,并畜养着很多捕获的野兽和飞鸟。

1.2 西周灵囿:始建于周文王时。《史记•周本纪》:西伯昌“作丰邑”。《史记•周本纪•集解》引徐广曰:“丰在京兆北户县东,有灵台。镐在上林昆明北,有镐池,去丰二十五里。皆在长安南数十里。”《史记•封禅书•索隐》说:“故周文王都丰,武王都镐,即立灵台,则亦有辟雍耳。”灵台、镐池和壁雍是西周苑囿内的主要建筑。《诗•大雅•灵台》以诗歌的形式描述了周文王创建苑囿的情景:“经始灵台,经之营之。庶民攻之,不日成之。……王在灵囿,鹿鹿攸伏。鹿鹿濯濯,白鸟翯翯。王在灵沼,千牣鱼跃。虚兴维枞,贲鼓维镛。于论鼓钟。于乐壁雍。”显然这是一个有山有水有建筑并饲养着鹿、白鹤和鱼的园林。用以观天象和游观的“灵台”,是园中最重要的高台建筑,唐初李泰《括地志》云:“辟雍、灵沼,今悉无处,惟灵台孤立,高二丈,周回一百二十步也。”这是经过近两千年风雨剥蚀后的规模,由此可以想象灵台建成之初当相当高大。

1.3 东周惠王之囿:《史记•周本纪》:“惠王即位,夺其大臣园以为囿,故大夫边伯等五人作乱。”《史记•周本纪•集解》:“《左传》曰大臣,蒍国也。”周惠王不顾君臣之义,强夺蒍国的园林为己有,所以引起了大夫的反叛。司马迁的这段记载,从侧面反映了苑囿在当时社会生活中的重要地位。

1.4 卫国之囿:《史记•卫康叔世家》:卫献公十三年(前534),献公“射鸿于囿”。《史记•河渠书》:汉武帝时,用“下淇园元竹以为楗”。“下淇园”原来可能就是卫国的苑囿,园内有大片竹林,是春秋时期卫国统治者游玩、射猎之处。

1.5 齐国苑囿:位于齐都临淄。《史记•齐太公世家》:齐顷公十一年(前588),“顷公弛苑囿,薄赋敛”。齐顷公开放的苑囿,当是齐国种植奇花异草和饲养珍禽异兽的禁园。

1.6 社圃:鲁国园名。《史记•鲁周公世家》:鲁隐公十一年(前712),隐公“齐于社圃”。《史记•鲁周公世家•集解》引杜预曰:“社圃,园名。”

1.7 魏国之囿:《史记•魏世家•索隐》:“囿即圃田,郑薮,属魏。徐广云一作‘城’,而《战国策》作‘国中’。”《史记•魏世家•正义》引《括地志》云:“圃田在郑州管城县东三里。”《周礼》云:“豫州薮曰圃田也。”魏国苑囿是一处天然湖泊,叫圃田,原属郑国。依湖泊而建的魏国苑囿内,林木茂盛,饲养着麋鹿等动物,战国时期被秦国军队所毁。圃田苑在今河南郑州市。

1.8秦国苑囿:春秋战国时期,秦国在雍都附近先后建造了三个规模宏大的苑囿,即弦圃、中囿、北园。弦圃,亦称弦圃,又名弦圃薮。在今陕西陇县天成乡蒲峪河,秦都汧城西南。弦圃是周秦时期天下九大湖泊之一。《说文解字》:“九州之薮,扬州具区,豫州甫田,青州孟渚,兖州大野,雍州弦囿,幽州系养、冀州杨纡,并州昭余祁是也。”秦襄公都汧,把弦圃作为渔猎游乐之处。中囿的范围大约包括今宝鸡县贾村镇以北千河西岸和凤翔县长青乡千河东岸一带。其名见石鼓文《吴人》中的“中囿孔庶”。北园,在雍都南面(今凤翔县城南)的苑囿。《诗经•秦风•驷铁》中有“游于北园,四马既闲”的诗句,说明秦有苑囿叫北园。

2  秦汉园林

秦汉时代,中国古代园林建筑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造园艺术有了新的进步,当时创造的某些园林模式对后世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在我国古代园林文化史上占有很重要的地位。

2.1 上林苑:秦汉禁苑。据《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秦始皇二十六年(前221),秦“诸庙及章台、上林皆在渭南”。可见上林苑在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前就已经存在了。据考证,上林苑草创于秦惠王时期,惠文王在上林苑中筑阿城,昭王又在前代奠定的基础上辟为王室苑囿。《史记•滑稽列传》载:“始皇尝议欲大苑囿,东至函谷关,西至雍、陈仓”。幽谷关在今河南灵宝东北,雍在今陕西凤翔南,陈仓在今宝鸡市东。如此庞大的扩苑计划,由于优旃的讽谏而辍止,但秦始皇却在上林苑中大兴土木。《史记•秦始皇本纪》:秦始皇三十五年(前212),“乃营作朝宫渭南上林苑中,先作前殿阿房。”此时的上林苑鳞次栉比,富丽堂皇,别具一番景象。项羽西屠咸阳,火烧秦宫室,上要苑也难免厄运。阿房宫及附属建筑毁于一旦。汉景帝时,经济有所发展,即开始修缮扩大苑囿,在上林园养马建厩。汉武帝时,由于经济繁荣,国力强盛,因此便于建元三年(前138)开始大肆扩充上林苑。上林苑的范围达到“东南至蓝田、宜春(在今西安东南曲江池偏南)、鼎湖(在今蓝田县焦岱镇)、御宿(在今长安县樊川西)、昆吾,傍南山而西,至长杨(在今周至县临川堡)、五柞,北绕黄山,历渭水而东。周袤三百里。”据《史记•司马相如列传》所载的《上林赋》说,上林苑的规模巨大,“视之无端,察之无涯”。苑中的“离宫别馆,弥山跨谷,高廊四注,重坐曲阁,华榱璧珰,辇道丽属,步榭周流,长途中宿”,华丽异常。苑内有山有水,在高山峻岭之上,林木高大,郁郁葱葱;在丘陵平原之上,生长着优质树木和奇花异草。在上林苑中的深渊岩谷和河流湖泊中,有多种多样的飞禽走兽。司马相如这些文学描述,不一定都是事实;但上林苑中种植着众多的奇花异果,饲养着大量的珍禽异兽则是毫无疑义的。《史记•平准书》:“是时禁苑有白鹿”,武帝“乃以白鹿皮方尺,缘以藻缋,为皮币,直四十万”。这说明上林苑中有很多白鹿,否则就不可能出现用白鹿皮造“皮币”的现象。

2.2 宜春苑:秦代园林,当在今西安市东曲江池偏南一带。《史记•秦始皇本纪》:“以黔首葬二世杜南宜春苑中。”《史记•司马相如列传》载:“过宜春宫,相如奏赋以哀二世行失也。其辞曰:登陂也之长阪兮,坌入曾宫之嵯峨。临曲江之隑州兮,望南山之参差。”《史记•司马相如列传•索隐》:“隑即埼,谓曲岸头也。张揖曰‘隑长也。苑中有曲江之象,中有长洲,又有宫阁路,谓之曲江,在杜陵西北五里。’”由此可见宜春苑的范围很大,内有错落有致的宫殿,水流曲折的曲江池和长洲,远处又有高低参差的南山,风景如画。

2.3 兰池:秦代又一重要的园林。《史记•秦始皇本纪•正义》:“《括地志》云:‘兰池陂即古之兰池,咸阳县界,《秦记》云‘始皇都长安引渭水为池,筑为蓬、瀛,刻石为鲸,长二百丈’,逢盗之处也。”兰池是一座以兰池陂为主体的园林。池中筑有蓬莱、瀛洲等神山,并有巨大的石刻鲸鱼等景观。兰池毁于汉景帝六年(前151)。《史记•孝景本纪》:景帝六年,“伐驰道树,殖兰池”。“殖兰池”,即填兰池。兰池苑的布局与蓬莱神话有关。《史记•封禅书》:“自威、宣、燕昭使人入海求蓬莱、方丈、瀛洲。此三神山者,其传在渤海中,… …诸仙人及不死之药皆在焉。其物禽兽尽白,而黄金银为宫阙。”兰池正是在这种战国以来的神仙说影响下修筑的园池。它开创了人工堆山的记录,而池中置山也成为后世园林布局的基本模式之一。

2.4 泰液池:西汉汉武帝时园林,在今西安西北汉建章宫北。《史记•孝武本纪》:太初元年(前104),建章宫“其北治大池,渐台高二十余丈,名曰泰液池,中有蓬莱、方丈、瀛洲、壶梁、象海中神山龟鱼之属。”从记载中可以得知,泰液池也是在神仙思想影响下所修建的皇帝“御园”。它位于建章宫北部,由海池、渐台、神山、石鱼和石龟等组成。这种围绕水体设计园林的构思,反映了人们对大自然的眷恋。当然这种设计并不单纯是一种情趣,没有水无法很好生活,更无法灌溉园林,园林建筑首先围绕水而展开实在是十分合理的选择。

2.5 虎圈:圈养禽兽的动物园。在今西安市西北。《史记•孝武本纪》:建章宫西侧“数十里虎圈”。《史记•张释之冯唐列传》:张释之陪同汉文帝“登虎圈。上问上林尉诸禽兽簿,十余问,尉左右视,尽不能对。虎圈啬夫从旁代尉对上所问禽兽簿甚悉。”从司马迁的两处记载可知,虎圈最迟在汉文帝时就存在了,并设专门的官员进行管理,虎圈内的珍禽异兽种类很多,为了便于管理,当时建有禽兽的档案。它是我国古代较早的大型动物园。

2.6 昆明池:汉武帝开凿的大型园池。《史记•平准书》:“令伐棘上林,作昆明池。”“昆明池周四十里,以习水战。”“是时越欲与汉用船战逐,乃大修昆明池,列观环之。治楼船,高十余丈,旗帜加其上,甚壮。”昆明池始凿于元狩三年(前120),后又进行了大规模的扩建。昆明池周长四十里,池中岛屿上建有豫章馆,池周围又有宫观环绕。它除了游憩功能之外,还兼及政治和军事功能,昆明池实际就是汉武帝的“海军”基地。昆明池和豫章馆的命名,分别表达着要与昆明国和南越国进行水战的决心和实现国家统一的意志。

2.7 私家园林:秦汉时代,王公大臣和巨商富户也热衷于修筑私家园林。《史记•白起王翦列传》载:王翦率军伐荆出征时,“始皇自送自灞上。王翦行,请美田宅园池甚众。”可见当时军功大臣建有私家园林。司马迁在《史记》中涉及西汉诸侯王及显贵们的私家园林有:梁孝王的“东苑”、鲁共王的苑囿和灌夫将军的“陂池田园”、“长公主园”等。其中东苑最具有代表性。《史记•梁孝王世家》:“孝王,窦太后少子也,爱之,赏赐不可胜道。于是孝王筑东苑,方三百余里。”《史记•梁孝王世家•正义》:“《括地志》云:‘兔园在宋城县东南十里,葛洪《西京杂记》云‘梁孝王苑中有落猿岩、栖龙岫、雁池、鹤州、凫岛。诸宫观相连,奇果佳树、瑰禽异兽,靡不毕备’。俗人言梁孝王竹园也。”东苑,一名兔园,俗称修竹园。在今河南商丘东南。其规模较大。苑内山水岛屿、离宫别馆、奇果佳树、瑰禽异兽应有尽有,是西汉著名的诸侯园林。

3 结语

司马迁的上述记载说明,中国园林产生于商、周时代,秦汉时期,无论是皇家禁园,还是私家园林的造园艺术都发展到较高水平,并且创造了人工堆山、池中置岛的基本模式,为我国古代园林的进一步发展积累了宝贵的经验。